Natsu子

A团翔右/出胜轰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MHA/爆轰:关于那位家里蹲的英雄

职英
私设社恐家里蹲轰轰


轰趿拉着拖鞋下楼搬新到的家具,电话里他也说不上几句,退出来就看见爆豪给他发了条信息、叫他下楼。他的头发还乱糟糟、微波炉里的速食荞麦面刚刚加热好、爆豪进来了免不得又要念上一阵子、思忖着把眉头拧在一块,拖鞋踩得啪嗒啪嗒响。

“这回下来怎么这么快?”
爆豪算不上讶异地瞪了瞪他、估摸着开始怀疑前几次喊这个半边混蛋下楼磨磨蹭蹭好一会才见人、怕不是故意的。


轰被电话喊醒的时候蜷在沙发里困得冒泡,此刻便也懒得争辩了,没出十秒一辆面包车便悠悠地停在爆豪身后、灯光打得轰觉得自己快瞎了、爆豪下意识将人护着,被轰没好气用指肚推开了柔软脸颊。

“帮我一起把东西搬上去、喏。”

爆豪觉得这厮又恃宠而骄且愈发猖狂的趋势、瞅了眼送来的多是轰留在家里的杂物、感情是要搬出来独居了?这样一想以后见面便更明目张胆些,于是心情转晴地将便利店买的草莓牛奶塞进轰手里的纸箱,自己抱着两玻璃罐和杂七杂八的东西和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梯。

“你别顶我行不行、很痛啊。”

轰指的大约是纸箱的棱角、硌着腰上软肉确实恼人,只是这话说得暧昧了,爆豪也摸不透这家伙故意还是真天然,自顾自地邪笑着耍流氓、单手托着纸箱迅速地在人屁股上揩一把油,惊得轰把趿拉着的拖鞋掉了一只在台阶上,又在爆豪幽幽的目光中从上阶退下两格、小心翼翼着了鞋才走到了家门。


轰熟练地颐指气使着爆豪将东西放在门口某处,玻璃罐撞着好一阵响,爆豪才靠着门板摸了根烟叼着、半开玩笑地

“轰焦冻,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以前搬家也这么使唤其他男人的?”

轰盯了会拖鞋、吞吞吐吐,手脚倒是干净利落地将杂物用脚推进了房间、沿着门黏回爆豪身边摘了人的烟含在自己嘴里。语气吞吐、措辞倒是都想好了、耍起流氓也颇有恋人的风范、一路向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老油条发展。
“我就你一个男人、还喜欢耍流氓、拿东西顶我,你心里没数?”

爆豪本来就是个来送草莓牛奶的、被指使纯属意外,轰点点头送客、又在阶梯上层弯腰在爆豪的脸颊上嘬一口,爆豪努了努嘴、于是吻又落在唇上。烟早摘了、草莓牛奶的味道掩了苦味,末了爆豪还是忍不住笑、且笑得嚣张得不得了
“等会回去可别掉水晶鞋了,灰小伙?”
“哦!”

轰还是困得冒泡,爆豪走了又蜷进了自己的小窝、杂物也没有要收的意思,只是那个哦字平添两分感情、进步很大,又盯了一会爆豪送来的草莓牛奶、如临大敌,在享用完速食荞麦面后才想起来假惺惺地发了条朋友圈、还是同事都能看见的那种。

“感谢某位英雄专程送来的草莓牛奶、还帮忙搬家具、感动。”
爆豪兴许是恰巧正看着手机、刚发出去的朋友圈,轰的私信就嘟嘟嘟冒小红泡,语气还凶巴巴,
“我那是夜跑顺路,谁给你这个半边混蛋专程送牛奶了,少自作多情!”

轰的眼睛缓慢地眨了眨,接着没思索太多,重新编辑了一下发送,且是在虔诚地抿了一口草莓牛奶后,以表感谢的真挚
“感谢某位英雄顺路送来的草莓牛奶…”

于是这下好了、他直接收到了自家恋人的电话,还是嘟嘟嘟的,轰特意将爆豪的来电都调成了心跳的震动节奏,而其他人的一般都是SOS的节奏,接电话简直就是要他命,他此刻盯着手机,像一只自己的松果忽然长脚了的松鼠、就差下一秒扔出去、又爱又恨。于是他攥着手机滑下了沙发,卷着毯子把自己滚到了窗边,紧张地摁下接听

“睡了?电话接这么慢,刚刚看你就困得不行了。”
“没…”
“我是想说…额、我是专程给你送的、只是不想被其他人、知道。”

爆豪难得在电话里也有磕巴的时候,他想起刚和轰谈恋爱的时候自己太过嚣张搞得粉丝往轰家里寄恐吓信、把这个家里蹲吓得宅度提升3个level,想起来还是心脏揪着疼。


轰倒觉得新奇起来,从卷成团的毯子里冒出个头,抿唇忍着笑、柔和的月光从窗框的缝隙流进来,他呼吸着、还能看见空气里上升的尘埃。

“爆豪,今晚的月色好美。”
轰福至心灵说出了这句话,确实是肺腑之言、他很久没有仔细地凝望月亮了,或是其他的什么让他留意的事物都少得令人发指。直到他遇到爆豪、在不断坠落的深海里拥抱自己、不顾一切。
结果就是爆豪彻底哽着了,半晌没冒一个音节。

“啧、榆木脑袋开窍了?”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压根没去看窗外,耳根子红了大片、索性把自己埋进床榻的枕头里,瓮声瓮气。

“我也喜欢你,小混蛋。”



FIN.

评论(14)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