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兰生幽谷.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谢谢大家的照顾、今后大概会一如既往的低产,抱歉(

总之谢谢大家喜欢我这个低产又辣鸡的lof主,
以后也要多多关照啦。

五分钟草稿流的D总和四百这对姐妹花
不会画画
Spade的企鹅冠被我吃了 抱歉(

男神×你#必需品



可能写的不是松本润×你 是道明寺×你(
弟弟的性格不太好把握,见谅吧。

糖。

“松本同学每次出门都会带着创口贴吧?我看得一清二楚哦、经常受伤?”

“习惯而已。还有 这个、”

嘛、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啦。不过凑近了看,私服真的超帅气……!简直要尖叫了。

“唔诶、习惯啊…说起来松本同学,这是…?”

顺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才发现是颗糖果。

“一点礼物、如果觉得无聊了吃着玩也可以,没必要尴尬地找话题。”

你微微扬起下颚,现在正是夏季,你们约好了去水族馆,但是路上并不清凉,现在已经隐约能看见他鬓角的汗了。

【耳朵也有点红…热得吗?不过确实有听说,他会给见面的女孩子准备礼物来着。什么嘛…不是给我一个...

温柔孤独的神明和创造奇迹的怪盗

唉、真好啊(

小牛郎完结了
嗯。
结局没有太多的惊心动魄,我却觉得比任何一种都要更加合适了。我以前一直不太愿意追长篇【怕作者不填坑】,点绛唇算我是我追到那么,唯二的一部了(?)另一篇就不这里说名字了。总的来说,是我个人非常非常喜欢,也非常推荐的一篇JS。

话不多说,先放我去哭一会。

男神×你#一份有关宠物恋人的使用说明

眠精灵的衍生脑洞
哄睡觉大概只是附加技能(?)
困到写不下去,以后有空会写完整的!总之先 码着。

注意:本产品易碎,请轻拿轻放。

【成长期】柴犬.二宫和也

身高:10cm

年龄:14岁

内含:
初始衣物*1(可在官网进行购入不同paro)

游戏机*1

附赠游戏碟片*5
【对于小和也来说很快会被使用完,请买家自行补充库存】

简介:柴犬,本体总得来的还是人,所以请不要过度参考柴犬的饲养方法。成长期的二宫和也情感细腻、偶尔会有些大大咧咧,如果亲的好友也有购入本系列其他产品的话,我们的小和也是可以与他们友好相处哦。

尚且还处在可 养 成阶段,虽然性格有官方设定,某些特殊需求点还请客户们自行开发哟。喜欢的食物是汉堡肉,海鲜过敏。...

男神×你#如果恋人变成睡眠精灵的话…?



乖孩子好好睡觉的话,就会有精灵出现守护你的哦~
妈妈是这样说的。

*内含:相叶雅纪×你
大野智×你
另外三人等下回?

~相叶雅纪~的场合

你安定地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且看着一只小精灵顶着兔子耳朵和毛绒绒的兔子尾巴,自来熟地躺在你的枕头上。

“怎么了?还不睡觉吗。”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体过分小了些,隐约能够听出兔子的声音稚嫩,分明是还没长开的男孩子。

他朝你拍了拍枕头,用力过猛,软绵绵的枕头颤了颤,颠得小兔子的耳朵一晃一晃的。看着你犹豫的神情又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扒着你的睡衣袖口。
“来睡嘛来睡嘛,我给你暖好床了哦!”

你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躺在了床上,却忽然紧张起来

——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子竟然...

All S#舞架家的御茶会议


温馨向.
吃糖、给我吃进去.

黄昏的余晖从白净的窗框挤进来,斑驳地投射在木质地板上,摸上去暖暖的。

脑子里的东西几乎搅作一团,抹去额上淌下的汗珠,紧贴着后颈的发恼人的痒,大口地喘着气。

——过度午睡的感觉实在算不上良好。

儿时记忆里的动画片不断在脑内扭曲地无尽回放,伴随着吵闹的笑声。令人不快、却又莫名的奇妙。

又回想起了刚和那群孩子被收留在一起的时候了。
自己和一郎本就在一家孤儿院,三郎、四郎和五郎是另一家转来的。在养父母去世后,明明自己并不是年纪最大的那个,却担起了“家主”一样的角色。

与其说家主,不如说像是唠叨的“妈妈”。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家里的弟弟们已经变得刻意和自己避开接触了。
比如每月第一个星期一午...

「你討厭了我了嗎?」當我那樣問道的時候
他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嘆了口氣向我微笑。

「什麼呀…」
「我啊、非常喜歡蛋糕,也非常喜歡你。」
在杯中投入六塊方糖,一邊啜泣。

「哎呀,加這麼多糖?對身體不好哦。」
他走过来,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有點亂七八糟,解釋完了我怕到時候就懶得寫了所以在這裡還是不作具體解釋…也不打tag了,就碼個梗。
有聽說【方糖放得越多,內心越苦澀,越對不起面前的人】這樣的意思。

「是莫扎特的C大調第十六鋼琴奏鳴曲。」

櫻井翔用尚且稚嫩的嗓音第一百遍糾正著面前看起來比自己稍年長的男孩。

不過對方總是會提出第一百零一遍的問題,他懊惱地想。

那是什麼時候?太模糊了,以至於櫻井翔不得不在每次回憶時,將記憶深處的一些情愫翻動。他得承認,上面早已布滿塵土,可是他的同學大野智——那位天天糾纏他的暗戀者、或許得改稱為明戀者。總是輕而易舉地觸到他的某根神經。

或許跟他的笑有關?搞不明白,那種柔軟的粘糊糊的笑,完全意味不明。

到底是什麼時候呢?三年級或者四年級?總之那個時候他需要厚坐墊才能使前臂與鋼琴保持水平。

夏日的的蟬音總是跟海灘上惱人的潮水一樣,擁簇著向你湧來,將櫻井翔整個的淹沒其中,突兀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