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影日#笨蛋夫夫的日常亲亲

日向翔阳最近嘴角有个小小的伤口。

就在嘴角——一旦张开嘴巴愈合的伤口就会撕裂,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再!——嘶…”

“日向呆子!让你闭嘴了!听不懂吗你这个笨蛋!傻瓜!呆子!!!”

“明明痛的是我…影山这么激动算什么啊…”

日向揉了揉差点被(自认为)揪秃的头顶,委屈巴巴的

“再说了你以为是谁的错啊混蛋影山,要不是你kiss的时候不小心咬……”

“闭嘴!!!你这个呆子!!!”

津液在粉嫩的舌尖交织推入,被影山紧紧扣住后脑勺的日向往往会被迫张开嘴,今天或许是影山难得的想要照顾一下对方,总算稍许温柔了些。偏生日向食髓知味般地将舌尖伸出勾勒恋人唇瓣的模样,却也浅尝辄止,颇有几分欲擒故纵的味道。

影山恶狠狠地揪着日向的头...

轰出#*Tournesol



落魄少爷×园/花艺师

*年龄操作(?)+花吐症

*深夜治愈向 甜到齁/…

『向日葵、十四行诗和驶向地平线的列车。』

/

老管家收养的遗孤,是个带着雀斑的、喜欢摆弄花草的绿发少年。

/

轰焦冻遇见绿谷出久、或者说看见,是在他四岁那年的早春。

那天鬼使神差地在管家叫醒自己前、还穿着松垮的睡衣,光脚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摇晃着小心前进到窗边。接着用小小的手心抹开一片雾霭,从偌大的落地窗向外望

湛蓝的天泛着鱼肚白,前些日子落的细雪堆积、紧接着在春日融化,化为一股溪流在夜里无声地淌着。蜿蜒曲折,流向了花房,停在男孩子纤细白净的脚踝边

——他用与自己同样稚嫩的手掌,紧紧握住玫瑰的花茎,看上去有些蹩脚地用生锈的铁剪子...

胜出#如果我不曾听见你的爱

*八字还没一撇这样的感觉

*依旧是不甜你打我

『如果我不曾听见你的爱.』

『那么、』

*

绿谷中了一种个性

——他现在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他仍旧看得见、可是又似乎所有的事物都蒙上一层薄雾,他将这这种莫名的感觉归结于在病床上躺了太久。同样的理由、才导致从病床上下来的时候险些跌掉,好在被一直守在自己枕边的自己幼驯染又拉了回来。

“小胜!”

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是那一定是雀跃的、有点不着调的,他想。

然后下一秒就实实在在地挨了一拳,痛得脑袋嗡嗡响,噢、或许没有,应该是幻听了。他现在可听不见呢。

他才注意到现在是深夜(多亏了窗口投进的月光 同时这让他觉得有些凉幽幽的),懊恼于刚刚没有注意就大吼,垂下头去陷入碎碎念状态。想...

胜出#烟花、私奔和幼驯染

*对lof主来说,难得不搞笑的一篇胜出

*所以ooc/…

*不甜你打我



绿谷坐在书桌前,笔记本放着欧鲁迈特的视频,他却将视线移向了窗外——皎洁的月、被云雾包裹着。无意义地咬着指甲,发出些许声响,夹杂在欧鲁迈特的笑声中,才让这件屋子不显得太过冷清。

啪。

金色的、明亮的烟花在比月稍低一点的地方绽开了。那样的颜色让绿谷想到了他的竹马,同样在那样高不可及的地方,让人移不开眼。于是绿谷又深深叹了口气。

想去看啊,月亮也好、烟花也好。
只是想和那个人一起,就好了。

“小胜……”

他并没有忘记早晨去邀请爆豪一起看烟花的情景,有些尴尬难堪。爆豪只是愣了一下,就走开了。他来不及看爆豪的表情,只有背影、有些莫名的焦躁,而...

胜出#不会做饼干的英雄不是好幼驯染



*双向暗恋

*老梗,无脑甜

绿谷咬下一口手中的蔓越莓曲奇,微酸的蔓越莓将砂糖的甜味衬得不太腻人,不由得让绿谷感叹一句好吃。

“我这几天刚刚学会,就想要让你尝尝味道。绿谷同学喜欢就好了呢!”

丽日双手合十抵在了唇边,脸上泛着羞赧的红晕,眉梢眼角都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丽日同学、的手真的很巧啊!”

绿谷小心地伸出舌舔舐掉指尖附着的饼干屑,意犹未尽的摸了摸唇角。而跟女生对话的紧张似乎还未散去,险些咬了舌头,不由得跟着脸红起来,夸赞着丽日的手艺。

“喂、爆豪你怎么走神啦?”

“……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绿谷总觉得刚刚爆豪似乎朝自己的方向望了一眼。

“这是什么、蔓越莓饼干?”

蛙吹看着自己桌上放着的一袋包装糟心的...

胜出#不以分手为目的的争吵都是秀恩爱

*已交往设定

*一丢丢的轰出、基本上可以无视的那种

*看标题知结局、一颗小砂糖

——“为什么小胜能够轻易地对我说这样过分的话呢?!”

爆豪胜己看着眼前噙着泪、之前还因为自己的怒火而瑟瑟发抖的绿发少年,此刻却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炸起了毛。

『反正就算我阻止你,你私下不也是和那个阴阳脸混蛋厮混在一起吗?是吧,废.久』

起因大概就是看见废久和那个半边脸聊天,还一副笑得傻兮兮的模样格外不爽,口出恶言教育了废久不许和阴阳脸走太近的时候,又被自己抓到了废久向那个混蛋搭话的一幕(虽然废久解释了只是收作业)。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明明小胜说了这样过分的话,却还是没办法离开,小胜你、其实是在把我当傻子对...

JS#满月.(一)

之前那个被屏蔽了…用百度和谐器修改了一下(;´•ω•`)
再被屏蔽我就真的没话说/

架空世界观
R15描写有
主JS,回忆杀微微的OS有,注意

走、上车。

/
光洁柔软的腰圌肢,如水蛇一般扭动着。樱井翔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陷进松本润做好造型的头发,因为快圌感而不安地想要抓圌住什么,索性一下子揉乱。

于是塌下来的刘海遮住了那人好看的眉眼,反倒兀自懊恼起来,但是看着那人略带不爽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微笑

“你分心了。”

转瞬间,炽圌热的喘息交织在狭小的空间内,从樱井翔的位置只能看见他麦色的小臂、那优美的手臂线条,略带弧度的,紧贴着自己。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手掌,算不上温柔地覆上自己的手背,五指紧紧扣在自己的指缝间。

“...

#四季折之羽

鏡音Len視角/

—“啊啊…我、至今都記著呢。”

冬日的夜往往來的更加冗長壹些,壹切靜謐著。像是將所有生物的活力剝奪了那般,將壹切隱沒在蒼白的雪地裏。
綿延的山巒層層疊疊,顯得黑沈沈的、沈默地垂在星空的邊際。不知是細雪無意、或是有心,轉眼間為緘默的遠山披上壹件素衣。

這樣望著窗外、常常會讓我想起我的夫人。夫人壹向喜素凈的衣裳,我偶爾會責備她在冬日裏這樣著衣、時刻當心染了風寒才是。她便挽著我的手,溫柔而帶有迷惑性的湊近了對我說不礙事,又親昵的蹭了蹭我的鼻尖。

“有夫君在,怎會有寒意呢。”

如今想來、當時不知怎麽了,竟總讓她蒙混過去。

/

雪融了,便是春。
南國四月的風總是壹年當中最為和煦的。

江浪撥霽霧...

新手机壳👏🏻
大家ao可以看手机壳识人,来找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