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胜出#不会做饼干的英雄不是好幼驯染



*双向暗恋

*老梗,无脑甜





绿谷咬下一口手中的蔓越莓曲奇,微酸的蔓越莓将砂糖的甜味衬得不太腻人,不由得让绿谷感叹一句好吃。

“我这几天刚刚学会,就想要让你尝尝味道。绿谷同学喜欢就好了呢!”

丽日双手合十抵在了唇边,脸上泛着羞赧的红晕,眉梢眼角都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丽日同学、的手真的很巧啊!”

绿谷小心地伸出舌舔舐掉指尖附着的饼干屑,意犹未尽的摸了摸唇角。而跟女生对话的紧张似乎还未散去,险些咬了舌头,不由得跟着脸红起来,夸赞着丽日的手艺。





“喂、爆豪你怎么走神啦?”

“……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绿谷总觉得刚刚爆豪似乎朝自己的方向望了一眼。




“这是什么、蔓越莓饼干?”

蛙吹看着自己桌上放着的一袋包装糟心的饼干,环顾四周、整个班里只有绿谷桌上空空一片。

“小绿谷你知道是谁送的吗?”

“不、我并不知道…说起来、是不是丽日她……”

绿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毫无头绪地伸手揉了揉自己本身就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正想说下去却被突然打断

“喂、废久。”


“小胜?啊、早上好呢。”
绿谷闻言便扬起下颚,看清来人后不自觉往后缩了缩、又深吸一口气才好好地露出一个笑容跟人打招呼。


“啧、吃不吃饼干啊?”

于是绿谷乖乖地伸出双手,将掌心朝上,直到掌心上传来重量和温度才收回。



“收下了就给老子吃完,听见没废久。”



“谢谢小胜!”
绿谷垂下头,弯起眉眼,缓缓地将丝带拆开——尾部还有一张字条,写着『绿谷出久饼干』。字条有些湿漉漉的、还有些热,说不定是因为刚刚小胜在手里抓了太久呢。




——仅仅这样是想着,


我就会忍不住窃喜。





Fin.




一点点后续


蛙吹:小绿谷的饼干跟我们收到的不一样呢、什么都没有加、只是单纯的饼干的样子。

绿谷:能收到小胜的饼干我就很开心啦…

八百万:是叫玛格丽特小饼哦,相传是一个糕点师用心爱的女人的名字命名的饼干。

丽日:诶、好浪漫啊!说起来、绿谷的那份是不是写了“绿谷出久饼干”?

轰:…我刚刚好像确实看见了。

爆豪:阴阳脸、你给我闭嘴。

蛙吹:也就是说、特意做了跟我们不一样的啊。为了送小绿谷饼干,还送了全班饼干呢。

爆豪:蛙吹你也给老子闭嘴!

绿谷:嘛、果然小胜特意给我做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啦!这样我也很开心了!

爆豪:………………妈的废久。(一顿暴打)





绿谷:我承受了我这个年龄不该有的苦难.jpg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