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男神×你#关于对于恋人的称呼

深夜福利 走 上车
不太懂该打什么tag
随缘吧(
原本的主题其实是春困
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咳

Arashi×你的小剧场


与现实人物无关




~相叶雅纪~的场合

你窝在沙发里补眠,听见充满元气的一声“我回来了!”,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相叶雅纪伸手揉了揉你乱糟糟的发,你这才看见他宽大的T恤被汗浸透,行动的步伐大大咧咧,软软的头发也跟着主人跳跃着,像是兔耳朵。于是催促着他去洗澡。

贴心地为他拿出衣柜里叠放整齐的棉质睡衣,还带着薰衣草包的香气。你隔着满是雾气的玻璃门几乎能看见他小麦色的肌肤和优美的肌肉线条,把衣服轻轻地放在洗手台上,一个恍惚,踩在陶瓷地板上脚上打滑险些要摔倒。他迅速地拉开玻璃门,单手将你搂在怀里。水珠沿着他额前的发滴在你的脸上,他似乎是无奈地笑了笑,胸口又贴近了一分,你几乎能感受到他炽热的心跳。随后是一个绵长而无法逃脱的吻


“宝宝,我的身材这么好,看到失神了?那、一起来做点让人清醒的事情吧。”


~樱井翔~的场合

正值考试周,你起了个大清早跑到自习室复习,不出意料的看见那人伏在案前书写着什么。“啊、樱井前辈!”被唤名字的人转头皱眉,似乎是示意你小声些,你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

“可以拜托你帮我复习题目吗?”他点头答应了下来,只是手上的书写速度不减。你有些失落,于是趴在桌上,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似乎都是那人的样子,洁白的衬衫领口打开两个扣子,米色的毛衣背心,胸口的刺绣竟然是一只小仓鼠。你浅浅的笑着,这才从睡梦中醒来,发现那人正注视着你。他看你突然醒来又凑近了点,漂亮的眼睛里,只映出你一个人的样子。想到这一点,你便几乎觉得心快要跳出喉咙来。随后他亲了亲你的额头,你只觉得脸上发烫


“可以开始复习了吗,my darling。”


~大野智~的场合

你时常在想,比起容易春困的自己,这个人是不是更加嗜睡呢。春困,夏倦,秋乏,冬眠…这个人全齐了!忿忿不平地咬了一口pocky,看着在沙发上窝得舒舒服服的大野智,头发都乖乖的贴着,面包脸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圆圆的,松松软软的,摸上去手感一定不错。说起来,从没见过这个人害羞是怎么个样子呢…

你心生一计,偶尔也想调戏一下这个年上的恋人。

嘴里叼着pocky,凑到了人的跟前,捏住人的鼻子不让大野智用鼻子呼吸,果然没一会就醒了。你看着这个还没睡醒的一脸懵的大野智,心里尖叫道可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伸手抽走了pocky,直直地亲上来。


“大野夫人想要亲亲的话,直接说就可以了~zZ”


~松本润~的场合

星期日上午是你们俩鲜少都有空的时间。松本润有严重的起床气,恰巧你更爱赖床,从前你独居向来都是演变成赖在床上,直到饿到肚子发出咕咕的声响才勉强爬起来。

而松本润作为一名优秀的恋人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你一如既往的睡到十点才爬起来,他见你醒了先坐在床边给了你一个早安吻,随后转身要帮你拉开窗帘。怕阳光刺眼,他缓缓地拉开窗帘,你便从背后又抱住他。松本润摇了摇头笑你粘人,你不满地“润身上有香香的味道,嗯…今天中午吃意大利面对不对!”想到这里你忍不住起床,一直粘着松本润走到厨房。锅里的番茄酱汁香味浓郁,你忍不住舀了一勺尝尝味道。他用指尖勾过你的下颚,舔了舔唇瓣


“味道正好,你说是不是,嗯?小馋猫。”


~二宫和也~的场合


正是春雨滋润大地的时候,雨淅淅沥沥的落着。二宫和也坐在地板上,而你被恰巧圈在他怀里。游戏手柄被按得噼里啪啦,正打到boss战。“唔、亲爱的。”他动作一顿,按了暂停应了一声。“没事、就叫叫你。”你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蹭了蹭二宫。二宫没多想,只是继续打了下去。

你似乎是靠着二宫睡着了,米色毛衣毛绒绒的质感深得你心,圆领又恰巧能露出男友的锁骨,默默地给设计师打了个满分。借着说梦话,你胡乱地喊着撩拨二宫的称呼
“甜心~”“…”
“先生…”
你还来不及说完,就被二宫护着后脑勺推到在柔软的地毯上。他茶色的眼盯着你,你不太读得出他此刻的情绪,只得小心翼翼地扯着他的衣角一脸委屈。他的宠溺似乎把你整个人包裹起来

“所以、闹够了吗,我的大小姐。”











醒醒,都不是存在的【

评论(2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