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磁石#Sigh


上班族N×小天使S
看上去偏SN…
年龄操作有
bug有
复健向短篇





唉——

又来了,这种停不下来的、长长的叹息。
“真麻烦啊这种事情,所以说到底大叔钓鱼把工作扔给我到底算什么啊!”
话是这么说,还是得帮他收拾烂摊子。



明明只是叹息的话,什么用也没有,我知道的。
叹息的话,就谁也帮不了。




二宫和也 24岁 最近的烦恼是 上司总是把懒得管的事情丢给自己 月初熬夜排了三天三夜才买到的游戏碟 压箱底中。

前段时间的烦恼是 备受自己宠爱的弟弟居然搬出去和同学住去了。

再前段时间的烦恼是 隔壁经营中华菜馆的笨蛋不停地来找自己试吃新菜品。

再再前段时间……

唉……




“喂、我说你,烦恼的事情也稍微太多了点吧。”


金发的少年轻巧地落在二宫的办公桌上,宽大的白色长衣,堪堪过膝盖,裸露出白皙的脚踝。

二宫仰头看向了这个自说自话的人,被打断叹息的不满还尚未发泄出来,又被少年突然拉近的距离屏住呼吸。

“可以叫我翔哦,kazu。”

二宫这才仔细地看着眼前的人。圆领的长衣因为少年的溜肩使得领口又往下了些,露出精致锁骨。那双圆润的杏眼…啊、和那谁真像。谁来着?
阳光太过耀眼,不爽地微微眯起双眼,才瞧见少年身后的翅膀。

天使?

不得不又扬起下颚一些,勉强将视线对焦在这个擅自闯进来的天使上

“不管你是什么,你能不能先下来,别打扰我工作,我今天心情很差。真是、这么忙的时间,谁还有空跟天使打交道啊…唉。”

“什么呀,你对天使的态度就是这样的吗!”

“我说,”二宫闻言挑了挑眉,狠狠地抓住少年微凉的手腕,“你 给 我 下 来。”

少年愣了愣,委屈地撇撇嘴,嘴里还念叨着抱怨地话语,只好乖乖地从桌子上下来,跪坐在二宫面前,默默地把泛红的手腕藏在身后。


正值午休,恰巧办公室里没什么人。少年看着二宫环顾四周的样子,笑得露出一口仓鼠牙,仿佛要比阳关还要耀眼:“不用担心啦,其他人可看不见我呢。哦对了,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天使哦!”

二宫和也敲着键盘,等着人下文

“哦对了,上帝是因为觉得你老是叹息太可怜了,所以让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哦!”
天使讲到这里便有些自豪地在手中比划着,跪坐的姿势实在不太舒服,于是小巧的脚趾也随着动作时而蜷曲时而伸直

“愿望?”二宫眼睛滴溜溜的一转,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窝在沙发上,抱着一大堆游戏机傻笑的样子了

“嗯、你的叹息可以兑换成小小的幸福。不过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虽然可能不是很好,还有我哦!我可以温暖你哦!”
似乎是有些许心虚,本就白皙得有些病态的皮肤,此刻显得更加苍白。修长的手指都绞在一起,还带着青涩的声音也就越来越低。勉强想出的牵强理由,都只为了让自己的存在对于二宫来说更加合理。

这样就有理由待在他身边了。


“哈?”


于是下一秒天使被请出了办公室。
“诶、等等啦kazu…!”“不许叫我kazu。”“别、别拉我衣服呀,脸也不行!!!”


呼、世界清静了。







“大叔、说真的,你相信世界上有天使吗?”难得抓到大野钓鱼回来,来不及骂一顿人又把工作丢给自己的事,便一脸沉重地拉着人坐在居酒屋里不停发问。

而大野此刻很担心自己的下属是不是脑子被自己气糊涂了。于是模模糊糊地应着想要逃脱,却看着人一杯接一杯的酒下肚,只好拦住人,然后露出一个软软的笑容安抚人。
“遇到天使,不管怎么说,肯定是好事吧。nino也别太担心了。”




“那,我先回去了。nino也要早点休息啊——”
“好好…”
深夜回到家,此刻却连打游戏的欲望都没有。

话说回来,那个天使意外的,还挺可爱的。委屈的时候微微撅起来的红唇,咬上去应该是樱桃味的果冻吧?唔…那天自己对他是不是太凶了?

啊、说不定只是梦吧,天使什么的…
不过梦的话,也太真实了。那张面容…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完全记不起来…也是在梦里吗?难怪这么烦躁啊。

二宫站在阳台,夜晚的风吹得脑子清醒了些。夜幕布满了各色光晕,红的、绿的,将天空照得亮堂,看不见一颗星。

真是令人讨厌,唉…

有点点酒味的,轻轻的叹息,带着上班族内心无限的苦闷和疲惫…虽然不起任何缓和作用


嘭、

一个熟悉的声影忽然出现在自己上方,手里还攥着红色的气球。柔软的脚掌踩在纤细的铁栏杆上,重心不稳直直地向身后甩去。

这可是十二楼?!

下意识地抓住人的手往怀里带,下个瞬间便紧紧地抱住小巧的天使倒在阳台上。低头只看见少年的发旋,身后洁白的羽翼还可怜的扑腾了两下

“我说你有翅膀还摔,你是不…”

少年抬头,笑嘻嘻地凑近二宫献上一个吻。

“…你干什么?!”
“我说了呀,我是来实现nino愿望的哦。”

被人看穿心思,绯红直接从脸颊快速蔓延到耳后根。

“啊、气球…”

这才注意到少年不知何时,用十指相扣的姿势与自己的手握在了一起,温暖从自己的掌心传递过去,气球早已挣脱天使的束缚 ,悠悠的飘向天空。

天使赶忙起身展开然后抖了抖身后毛绒绒的羽翼,去追气球。洁白的毛球落在二宫身上,二宫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掌心覆上一片羽毛,还带着少年身上阳光的温度,握紧手心。

草莓味的…也不错?


“只是个气球,没必要追这么远吧?”二宫认命的端出一碟蛋糕,还摆了瓶温热的草莓牛奶。

“因为这是kazu的愿望呀。”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头发少年也毫不在意,只是露出一副邀功的样子,大大地喝了一口牛奶。

“都说了不要叫我kazu…”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许过那种愿望…

金发少年也只是浅浅笑着,然后打了一个满含草莓味的嗝,这才郑重其事地把气球交给二宫。


明明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还是忍不住上扬了嘴角。





所以说…单身狗来游乐场这种现充遍地的地方,到底是有什么意义啦!?
无视掉姐姐将“多余”的票子塞在自己手上时露出的迷之笑容,不管是约谁都说没有空这种惨况就更让人糟心了。

唉…

有点点无奈的、和对于情侣不满的酸涩的叹息。


锵!

金发少年又冒了出来,这次还拿着巨大的粉色棉花糖,松松软软地,不小心沾在二宫的头发上。

“我又许愿了棉花糖吗?”二宫撕下一小块放在嘴里,沾到唇瓣的瞬间就很快融化了,只剩下恼人的糖分还停留在舌尖不肯化去。“真的不是你想吃人类的食物才说什么是我许愿的吗?”

“我才不是那种人呢!”不停地把棉花糖往嘴里塞还说着真好吃的少年,这句话可真是没有说服力呢我的小天使。

粉色棉花糖,意外地很甜。

不过、他应该会很喜欢吧,这种地方…毕竟看上去还是个小孩子。
二宫小心地看着翔的反应,意外地很平淡。
“诶、还以为你会很喜欢呢…”

“什么?”少年微微侧头,疑惑地看向二宫“我确实很喜欢啦……阳光、很温暖。”

“啊不…就是…看上去你还很小的样子,还以为你会喜欢游乐场。”二宫被盯着反倒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直直地盯着少年光洁的脚踝

“诶?嗯…不是的,虽然我看上去才13、4岁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已经…唔我算算,从我去世的时候开始算,我已经30岁了哦?比nino还要大上六岁左右呢。”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笑着,不自觉的踮起脚掌又落下,手藏在了身后。

二宫惊讶地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怜他吗?明明还是个孩子就被剥夺了生命,不过要说的话,这个人的举动称之为孩子倒也不为过。

“手…怎么了。”并不是疑问句的语调,有些强硬的抓过来,初见时二宫拽出的红痕怵目惊心。只觉得眼前的“少年”纤细的令人心疼,偏偏那股子傲气倒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因为一直保持着去世的状态,血液也…所以、身体恢复得也很慢。”
啊啊…所以才会,一直躲着不让我看。


“翔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呢?”二宫脱口而出才后悔。是不是太莽撞了呢?这样很不尊重人家的吧“额、我是说”

但是,还是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想要了解他,想要知道他为什么说出 温暖我,这样的话。

“生病哦。一直一直的咳嗽,也没法见到阳光,就在黑暗的小屋子里。对不起…这样凉凉的温度,摸上去一点也不舒服吧。”

『对不起kazu…哥哥没办法再陪你了哦。』


和谁、重叠起来了?





不知不觉就步入冬天了。萧瑟的风像是要把人最后的暖意全部卷走,少年本就泛着寒意的体温几乎是要冻结起来,自然地窝在二宫的被窝里,把二宫冷醒。
“啧,怎么捂都捂不暖啊…。”
二宫无奈地转身,面对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少年,搂进怀里,轻轻地,轻轻地呵气。

听上去就像,

温暖的、温柔的叹息声。






滚烫的泪珠落下。







“nino——”妈妈在楼下唤着自己的名字,不情不愿的放下手里的游戏机,走出卧室。

“这是新搬来隔壁的翔君,比你大了六岁,你要叫人家哥哥哦。”妈妈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摸着自己的后背,向门外的陌生人推去。“我们家这个呀,就是害羞,翔君要好好照顾他哦。”


樱井翔站在那道门前,逆着光,黑色的发乖巧地趴在他的前额,整理得服服帖帖的小西装,才到大腿根的短裤,过膝白袜,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


“你、你好…”有些扭扭捏捏的不肯往前。

“你好,我叫樱井翔,我可以叫你nino吗?”面前的少年明明比自己大了不少,身高却也没高多少嘛。


二宫稍微安心下来,看着眼前的小哥哥,大大的眼睛,好看极了。伸出软软的汉堡手抓住樱井翔的,跟着笑了起来。“可以叫我kazu哟,哥哥。”




秋天的凉风,卷起愁绪。吹得樱井喉咙发痒。“哥哥、哥哥,我想买那个!”二宫踮起脚指着树下,一个和善的叔叔手里攥着的一把五颜六色的气球。


樱井翔轻轻咳了两声,牵着二宫的手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钱,铺平了才拿给人。“请给我一个红色的气球。”笑眯眯地递给二宫,满心欢喜地握紧手心,小孩子软软的手掌抓不紧气球线,一瞬间就从手心溜走。

“呜呜呜哇…”被轻轻地拍了拍头,抱进温暖的怀里。
“不哭不哭,下次哥哥再给你买好不好?来、拉勾勾,这个是kazu的愿望对吧?哥哥一定会帮你实现的哦。”

“嗯…哥哥不会骗我的……!”





步入初中的学业,也变得繁重起来。休息日敲响哥哥的窗户,想要翻上去。却被哥哥制止了。
“哥哥、哥哥,街对面新开了一家棉花糖店!听同学说都很好吃的样子!哥哥也带我去吃好不好、好不好嘛…”
二宫趴在窗外,不停地向樱井翔撒娇。樱井翔却只是右手摩挲着笔杆,放下后,摇了摇头。
“最近很忙,下次再说吧。”就关上了窗。

二宫失落得找不着北。
而樱井翔书桌下,左手握紧的棉花糖的木棒,浸满了汗,然后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天上飘雪了。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樱井家的儿子,染上了什么恶疾…哎呦!哪家不懂事的玩意儿!哎呦呦,别打了别打了…!”
二宫躲在草丛里,又将一块石子儿恶狠狠的砸向多嘴的妇人。


“咳咳咳咳…”喉咙里泛起一阵腥甜,几乎凝结在一起的血块抑制不住的喷溅在纯白的手帕上。
“哥哥、哥哥!”二宫趴在病床前,紧张地看着自己眼前,苍白的、纤细的哥哥,扯起嘴角还笑着。



“医生…我儿子他…”
“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打理后事吧。”



“哥哥、哥哥”带着哭腔的、青涩的声音,每天定时定点的在耳边响起,樱井有些生气。
“你呀,不好好学习,成绩是不是落下来了?咳咳…天天来看我这个病人,又没什么大事,咳、你就不能乖点吗…大冬天的,还穿这么单薄,你是不是想让我急死?”

“哥哥不在的话,我就不能好好学习!”二宫猛地站起来,他听不得哥哥跟自己提“死”字,身影微微地颤抖,肩膀也抑制不住的耸动

他在生气,因为哥哥不好好照顾自己,却还在担心别人。豆大的泪珠打湿了樱井翔的被单。



“没事、没事的。”樱井翔勉强支起身子,拍拍二宫低垂的头,“等雪停了,哥哥就好了。”

二宫抓住那只手,死死的,十指相扣。





开春,雪停了。

樱井翔托人把二宫叫来了。
“哥哥、哥哥!你好了吗!”二宫抑制住颤动,他笑着,眼泪要溢出眼眶。心也剧烈的跳着。
一切都还来得及,他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跟哥哥说。


“对不起kazu…哥哥没办法陪你…”


不是的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他要听的不是这句话。
哥哥是骗子。


可哪怕是这样,二宫却不肯松开哥哥的手,不肯离开哥哥半步。
怎么舍得呢?哥哥、他的好哥哥。
他的哥哥答应他的所有要求,满足他的所有心愿。

夏日和哥哥抢一根冰棒,只是想和哥哥吃一根而已。

冬天故意穿得单薄,哥哥会把自己抱在怀里一点一点捂热的。

他所有太过沉重的、幼稚的、小孩子气的爱意、独占欲,他的哥哥都照单全收。他温柔的哥哥。


他的 樱井翔。

他的樱井翔,在他的唇上,浅浅地,落下一个吻。








只有二宫知道,自己在哥哥的病床前待了多久。阖上的双眸,再不会微微颤动着睫毛然后告诉自己这是在开玩笑。自己胸口剧烈跳动的心跳,是因为眼前,这具逐渐冰冷的躯体的主人。那个吻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


没有樱井翔的世界,二宫和也怎么才算活着?



抓紧哥哥的手,一遍一遍地呵着气,温暖的、温柔的吐息喷洒在人好看的指尖;一遍一遍地亲吻着人的手背,阻止不了苍白皮肤下的血液流动缓慢下来。滚烫的泪水从哭肿的双眸不断跑出来,落在哥哥曾经最最温暖的掌心。


小心地、不厌其烦地呵着气,即使是靠我这样的小孩,也想要温暖哥哥。










想起来了吗?
那些吐息,不是没用的叹息啊。
是为了温暖我的,善良的风。



“抱歉,nino。这么晚才把回礼送到。”天使似乎变成了青年的样子。圆圆的大眼睛,黑色的头发,笑起来温柔的样子。
是他的哥哥。
“这样,愿望就全部实现了吧。也不用再叹息了哦,因为,已经全部被我换成幸福了嘛。”


怀里变空了。
心里也缺了一块。




“我的愿望是,哥哥一直在我身边。”
继续叹息着,天使却不会再出现了。

我知道的,仅仅是叹息,没有任何用。















“所以说、小孩子真是贪心啊……?!”俯下身轻轻舔舐去哥哥泛红眼角溢出的生理盐水,跨坐在哥哥身上,把他的双手举高,继续下一步的动作。


“哥哥再动的话,我就不保证我真的会做什么了哦?”


不会让哥哥离开我身边第二次的。


FIN.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