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长篇大论【没有】请注意???

等等、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暂且称为“作者”希望不要介意!
文中有用到柠檬(?)这样的比喻,就我个人而言有这样的感觉呢,作者的文风通常会在修辞手法上面表现出来。因为是医院的题材,文章整体呈现的色调都是冷色系的浅色调,泛着丝丝苍白。并不是说语言描写的苍白。不如说是因为对于人物动作和细节的描写把握的刚好,恰如其分地有一种将白色与整个画面融合在一起,丝丝入扣。

实际上比起柠檬,我个人更喜欢将整篇文章比作一杯温温的橙汁,与其说是青春的酸涩,不如说是浓郁的香甜融合进苦涩。因为s的青年感带来的安定和温柔,不仅仅是让文中的n感到舒心,作为一名读者真的是也能够完全被安抚下来。似乎能够直接表现s内心的着墨不是很多,细读就能感觉到环境的渲染和动作的刻画将s温柔可靠却又富有少年感这样看似矛盾的形象跃然纸上。

那么接下来讲讲n。作者在n的肖像神态包括动作的描写是很直接的,几乎很直观的能够看到一个纯白的瘦弱少年的形象。这是浅层面的,从深层说,s很好的衬托了这个“易碎品”设定。我曾想过将他在文中的形象比作瓷,外表美丽纯白且易碎,随后我发现【在看完be后…】玻璃可以说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像是精心设计的玻璃工艺品,没有一点的差错与不足,本该放在人们面前供人观赏,却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开始布满裂痕,于是被突兀地摔进s的世界。又像是苏打水,澄澈、无瑕的,暗自涌动的气泡浮起破裂,不经意便会刺伤谁。

剧情的安排在这样趋于温馨的文风中显得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甚至让人感觉不到悲伤,俞是平淡俞是令人感到惋惜。n冲进雨里对s说再见的那一段可以说是相当戳我的点。我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含义,也许只是我个人的联想,就好像s含着自己所有最热切的 溢出来的感情 小心翼翼的黏合起这块玻璃,他是不是除了悲伤以外,还是会有那么些许的高兴呢?因为你看,粘合剂的痕迹从来不会消失,n会记住s的,仅仅是这一点,s会高兴的吧。因为s的形象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啊。而n呢,也确实不会忘记他的吧。因为不是n自己闯入了s的世界,对于n这名患者来说,是s闯入了他的世界。

是s先打开了他的心。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