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JS#Whisper(下)



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说实话,松本润确实一点兴趣也没有。
虽说顶着一副常常被误以为是外国贵族的浓颜,不过陪着自家搭档坐在路边津津有味的吃荞麦面时配着痴汉脸倒也毫无违和感。

哦当然,樱井翔负责吃,他负责看。


樱井翔这袭艳丽长裙打扮得美丽动人,正红色显得落落大方,一举一动都显得恰到好处不会落得庸俗,有点大家闺秀的意思。松本润一身燕尾服,皮鞋擦得油光蹭亮,往人旁边一站,

嘿你还别说,倒还有点样子。


这也就很好了解释,为什么松本润并没有出特别多的钱,也能让警局的女同志们送上一句“般配极了。”还附送一片哄笑,直惹得樱井翔耳根发红,明明心里乐开了花还是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让大家散开。





二宫.MJ家哥.弟控.操sei了心.还是打游戏吧.和也表示

你们年轻人谈个恋爱真他妈墨迹。

————————————————————

松本润在冲到樱井翔身旁,接机抓住人的手往外跑的时候,花了大概0.01秒的时间来思考,
说好配合我抱得美人归,
演戏到底有没有必要做得这么逼真???
以及、我现在牵我的搭档的手会不会被嫌弃???
的问题。


然后在不知从何处窜出来的子弹和爆炸碎片割破自己皮肤的时候彻底慌了神。

翔君会不会受伤了?!

松本.好像是被哥哥坑了.但还是坚信自己是主角.润 忽然开始怀疑自己二十八年来的人生





“樱井翔、松本润,我没说错吧?”

络绎不绝的爆炸声和此起彼伏的枪响忽然安静下来,空旷大厅里的脚步声,伴随着水晶吊灯摇摇欲坠忽闪的灯光,让松本润倒吸了口冷气。

“低头!”


松本润和樱井翔就躲在一张被推翻的长桌后作为掩护,他听见樱井翔低声呵斥了一句什么,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按住自己的头重重地抵在了地毯上,直撞的自己头晕目眩。


被子弹撕裂的空气就在自己的头顶呼啸着。


【必须、必须要从这里突破…!】


松本润几乎要喘不上气了。那是一种高度兴奋,埋藏在自己血液深处的不安分子开始躁动,迫使脑子开始飞速转动。


不远的长桌、红色的桌布、大野智脚底的地毯、摇摇欲坠的水晶吊灯…
想啊、快想些什么,松本润!


樱井翔只当松本润地板那一撞没缓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迅速的一个前滚翻翻到了不远处的长桌。红色的桌布垂到地板上,掩盖住樱井翔的身影。


如果说之前松本润还有不安,现在则是彻彻底底地冷静下来。那是他十四年的搭档,以他现在的年龄来说,樱井翔陪他半辈子了。

搭档开始行动,自己怎能示弱?那个拍肩,松本润有这个自信,自己完全理解了樱井翔想干什么。

抬高手臂,趁大野智不停对着桌布射击,试图击中樱井翔时,松本润扣下扳机。摇摇欲坠的水晶吊灯终于落下。虽不会直直地砸到人,也足以打乱对方的脚步,让人露出破绽。

“你输了。”


这次任务以大野智的左脚被水晶吊灯砸伤,松本润多处骨折,樱井翔轻度擦伤而告终。



汇报任务的时候松本润头上和手上还缠着绷带,第一次见上司,还有点小激动呢。


然后就看见大野智躺在自家哥哥怀里这儿疼那儿疼,松本润特想骂脏话

合着,你们一起耍老子???

还全他妈是我上司,靠。



对,樱井翔升职了,成功晋位自己的上司。

至于大野智和二宫和也吗?听说是要去夏威夷出差。


人生在世……唉!


樱井翔说是上司,还得出去和自己执行任务,想到这里,还算是有点安慰。于是在出院第一天,松本润又屁颠屁颠跑去樱井翔办公室,美其名曰汇报工作。正巧撞见人换上新的工作服去执行任务

“你…翔桑又要去执行新任务了?”松本润一时有些尴尬,抓了抓自己的头毛


“嗯哼,是啊。”樱井翔抿了口茶站起身来要出门

“哦……那、祝你好运…。”红唇张张合合始终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樱井翔冷漠的表情有些失落

“…”他似乎是停到樱井翔笑了一声,又似乎没有。属于樱井翔的、独特的气息扑进呼吸里,松本润觉得自己心脏快要跳出来了。下一秒富有磁性的性感耳语在他的耳畔炸了开来,带着他的欢喜和理智飞到天边去



“我不需要好运,我有你。”




Fin.



抱歉一个好好的梗被我写成这样(。
大概就是大哥大嫂帮忙出面追媳妇结果发现媳妇和家人串通好玩自己的故事

两人最后成了
he妥妥的👌🏻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