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JS#恋爱症候群(上)

H!B!D! M!J!

其实cp攻受站不大稳 既然是润润生日那就让他攻吧(???)


甜饼(?)



微博上的梗,稍稍进行了修改



剧情走向诡异





浪潮的声音很大。

拍溅而起的洁白浪花,冲刷着在暖阳下熠熠生辉的沙砾。



“我喜欢你……!”



松本润抓着樱井翔的手喊出这句话。

这个场景是很少见的,


——松本润和樱井翔面对面的站着。


松本润总是跟在樱井翔身后,樱井翔偶尔会因为他炽热的视线忍不住回头望向他。

然后松本润就会笨拙地移开视线。




听到的句话的樱井翔似乎有点哑口无言。却只是无奈的笑了笑。被风扬起的金色发丝半掩着水灵的双眼,看不清的情绪含在里面。

他叹口气道


“我知道。”

“你明明就是一副看小孩子的眼神嘛……!”

松本润没有在意樱井翔话里的意思。

“嗯…确实。”

“我才不是小孩子!”

“是是是…我也是真的喜欢你啊。”


樱井翔语毕,下意识的摸了摸戴着耳钉的右耳。

欣喜的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



然后是一阵无法抑制的、巨大的失落感。




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松本润患上【恋爱症候群】这种莫名其妙的病症。










夕阳西下,樱井翔靠着学校的窗,捧着书静静地看着。起风了,吹起的窗纱罩着樱井翔。回过神来的时候,唇上传来的温度,隔着纱布的纹路传来。


“sho。”


“嗯?”


“我喜欢你。”

“我也是。”




第二天早晨,樱井翔下意识的想要上去。自然地搂住松本润的腰时,感受到对方整个僵住的身子时忍不住笑起来


“明明都告白过了呢…”


“……诶?告、告白?!樱井前辈你在说什么?”




樱井翔觉得有点恼火

简直像被耍了一样。

不爽、极度不爽。



和松本润保持了一段距离,却又在对方含泪的如同小动物一样可怜的眼神中心软下来。


无法面对那样的眼神开口发火,问下来对方也是什么都不清楚。总结了几个疑点上网搜索,却得到了莫名其妙的答案。



“【恋爱症候群】……?”




一方会因为某种原因忘记自己的爱人,一直拒绝对方是此症的特征。


患上此症后,会丧失关于爱人的记忆。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会再度遗忘。


治愈此症的方法只有一个


——所爱之人的死亡。


“也就是……”

永远、无法再成为恋人了…吗。




“…啧,我才不信那种鬼东西呢。”


挑起眉,不屑的看着百科上的说明。
自我欺骗似的关掉手机,整个人躺进松软的床中,陷入睡眠。



也只有樱井翔自己清楚,是真的沉睡过去


或彻夜未眠。






果不其然,松本润在海边的告白,第二天,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不知是不是上天给樱井翔的机会。

从国中到初中、大学。

甚至工作,两人几乎都在一起,即使远,也至少两三天打个照面。

樱井翔也从未放弃过,告白,几乎成了每日任务。



可松本润变了。



不是那个跟在樱井翔身后的润包子。

从前还会被樱井翔调侃,怎么成了个别扭的大人。一点都不可爱。

现如今,这样的谈话,便再没有了。



有一天,松本润拉住了樱井翔。

樱井翔好笑的看着他,

【莫非,又要告白吗?】

“翔桑。”

“嗯?”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樱井翔愣了愣。有段时间,他确实给松本润解释过恋爱症候群这一事,被将信将疑的眼神望着,就再没有提过了。


——这种事情,他不会相信的。


干笑着岔开了话题,被人严肃的抓住肩膀


“回答我。”

……



“也就是,如果我向你告白,或你向我告白。第二天……我都不会记得吗?”



樱井翔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是说,翔桑你喜欢我对吧。”

“……是这样没错啦。”








“我们去约会吧?”


“诶?”







tbc.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