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山组#最珍贵的你


微博上看到的梗(???)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踩在七月底的更文 嘻嘻

舞架家设定

“我到底…为什么降临于这个世界上的呢。”

舞架二郎拾起被风吹起,从日记夹页中掉落而出的照片。炽热目光凝视着照片中少年清秀模样

没有勇气去质问照片中的兄长——与这样那样的人,是什么关系。


只是用颤抖的指尖攥紧心口处的衣料,小心翼翼的掩饰着


不可告人的、对兄长一人格外关注的感情。

嫉妒、令人作呕。

更让人抓狂。

“一郎跟我不一样。”


“一郎平时很温柔,看起来软软的。关键时刻却果断的不可思议,平时就不讨厌,这种时刻更加引人注目…”

“艺术方面又很有天赋,画画、唱歌、跳舞…很帅气呢。”

“歌声…也和我完全不一样。”
下意识的、焦躁地用指尖摩挲着唇瓣
“是很美丽的歌声…我的嗓子却一点也不适合唱歌…”




越是不想去思索


夜里的梦,那人就出现得越加频繁。



一遍一遍的将人紧紧搂在怀里,想要抓住仅存的一丝光亮般朝前伸出手

“一郎、一郎哥哥…”

“二郎?快点跟上呀”

“不要抛下我一个人…拜托了……”

转眼清醒过来。



深思熟虑后的舞架二郎,从小小的包里翻出一支笔和一张白纸


——行李已经理好了。

或许已经是最后一面了…要好好的,好好的把心情写下来。传递给一郎……!

“我到底为什么降临于这个世界上的呢。”

“一定是因为上帝创造了完美的哥哥,”

“任性的我无论如何也想要和一郎他一起来到人间。”

“上帝答应了我无理的要求,所以才会什么都不给我就让我来到人间吧。”

“因为,再想着拿些什么东西的话”

“肯定会赶不上一郎的。”

写着写着,圆润的杏眼里满含着就连二郎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绪

想要把剩下一生的话全部说光一般,房间里很快堆满了写的满满当当的信纸。

二郎似乎是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惊慌失措的回头张望,无意间瞥见不知何时放在书包旁的纸。似乎是被主人小心翼翼的藏匿起来安置在某处,折叠的痕迹依稀可见,此时却掉了出来。


“我到底是为什么降临于世界上的呢。”


“一定是因为上帝创造了可爱的二郎,”

“任性的我无论如何也想要一直一直守护着二郎,所以一定要在他前一秒出生。”

“这样,从二郎出生的那一秒开始,之后的每一秒,都能好好的看着他了。”

“二郎在学校人缘好,学习也很好…无论做什么都能让人感到很安心。是跟我完全不一样的人呢。”

“但只要二郎在身边,似乎便会涌现出一股安定感。”

“谢谢你,一直在我……”


二郎还未念完,下一秒门被打开

“二郎、吃饭…咦?那封信……是之前就想交给二郎你的呢。一直没找到好的契机呢。”

“笨…”

二郎攥紧了手中的信纸

“诶…?”

一郎这才察觉不对,满地的信纸和角落收拾的规规正正的行李箱。

“真是的。”二郎胡乱的抹掉眼角溢出的温热的泪珠,“为了继续照顾你,我就继续留下来好了。”

“……诶?”身上围着围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二郎推着去厨房吃饭,“那些信纸也…不要了吗?”

“不要了!”

“诶…超可惜的…写了这么多呢!”一郎随手拿起来就想翻开


“我都说了别看了……!!!!!”



【今天的二郎,也很可爱。】

舞架一郎笑了笑,在那封被泪水打湿的信的末尾处写上一句话,把信纸再次折叠起来收好。

【你的泪水,只要被我看见就够了。】



Fin.








把一郎写的有点腹黑向(???)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