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OS#八重樱(前传?)

 

樱井翔第一次见到除了自己的师傅以外的人类是在神社不远处的小溪旁。

 

但是师傅有一半的狐妖血统,所以说——

 

樱井翔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人类。

 

那个男子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破烂不堪。几乎没有多想便把男子带回了神社。

 

“nino!!!”

 

“翔…我说了几次了。神社里不要这么大吼大叫。”

 

琥珀色眸子的人微微抿起猫唇,看到樱井身后的男子时,也只是平淡地问了几句而已

 

“伤势很严重啊….要疗养好段时间呢。”

二宫无意间瞥见了男子身上佩戴的刀刃,眨了眨眼睛,头顶的狐狸耳朵跟着摇晃,没有再说话。

 

男子混身缠满了绷带,躺在樱井翔原本的床铺上。在昏睡了三天三夜之后终于醒了过来。

 

男子第一眼看到樱井翔,第一反应几乎就要拔刀——毕竟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后,第一眼发现的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自己很有可能处在危险当中。

 

而樱井翔则是在男子醒来的第一时间放下药碗,飞奔着去找二宫

“nino!!!!他醒了!!!!”

”樱井翔我再….”

“师傅我错了….总之先去看看他的伤势吧…”

这次樱井翔总算在最后一句学会了放轻声。

——————————————————————————————

 

“我叫智….”

 

大野智从醒来就发现了。

 

按照正常的规律,现在是七月,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有樱花的。

 

而樱井翔推开门的时候,大野智却看见了满院的八重樱盛开着。

 

如果没有猜错,那个一脸好奇看着自己的男人,便是传闻中的樱花的守护神罢。

 

除了名字,大野智几乎不愿意再透露任何信息给二宫。二宫也只是皱了皱眉,说了句“好自为之”便走了。

 

——————————————————————————————


 

 

正如大野智所猜测的那般,樱井翔是这个神社的守护神。

 

说白了也不过是个花妖。

 

 

外面的世界现如今兵荒马乱,战火纷飞。大野智便是城中有名的阴阳师大野家的长子——大野智。

 

纵然被所有人夸赞着有天赋,但事实上,他却并不想接受这份责任和职责。

 

可就算再低调,再淡泊名利。终究还是有人把他视为眼中钉,对面连式神都一齐召唤出来了。寡不敌众,身负重伤,倒在了小溪旁边。

 

大野智又何尝不知,这样的平静不过只是一时的,很快….很快那群人又会再找到他。

 

到时候连这个神社都会被破坏….

 

 

——————————————————————————————

 

樱井翔每天还是会去给大野智送药,等他喝完了。便缠着大野智给自己讲外面的事情。樱井翔总觉得大野智身上一定有一股不可思议的魔力。能让人安心下来。就连一贯改不掉柔声说话的自己,竟也忍不住跟着轻声说话了。

 

樱井翔唯一一次听见大野智唱歌,是在晚上的时候。

 

那次本来应是给大野智送去他新作的诗的,他刚准备走去,却发现院子那里传来了一阵歌声。

真的是,很温柔的声音。

 

下弦月高高的在空中挂着,本就不算明亮的月光被起风后翩翩飞舞的樱花花瓣又遮去了大半。大野智站在树下。颈部的肌肤裸露在外,几乎都是清晰可见的刀疤。看的樱井翔忍不住到吸了口冷气。

夜空中盛开的樱花落下眼泪

 

过去常与你一同离开

 

明日神绘的万华失去光彩

 

在这个悲伤的世界

 

花儿的凋落总是这样安静

 

如此悲伤如此温柔是它看见的梦

 

从未被爱上的花儿追逐的梦

 

直到这个祈祷称呼被改变为止

 

 

 

 

歌声很轻,很轻。就如同大野智的生命一般。脆弱的可以随风而逝。

 

樱井翔不知道这个比喻的合不合适,只是觉得,或许这个人身上的担子太重太重了。他的生命,竟变得如此之轻。

 

贪心的多听了一会,便悄悄离去。

 

樱井翔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时。

 

大野智眼神里的落寞,和戛然而止的歌声。

 

——————————————————————————————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种感情。本以为,应该不会再有情感了….太危险了….这样,太危险了。

 

却无法拒绝,温柔的、可爱的、有着那样闪耀笑容的樱井翔。

 

可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那群人,已经找到神社门口了。

 

“明明…还想多听一点啊。“

 

大野智来到这里不久,从看着樱井翔总是毫无顾忌的大声嚷嚷,到现在或许是为了照顾自己,柔声说话的模样。温柔极了。

 

跟自己的声音不一样…低沉而富有磁性…跟我说话时黏糊糊的语气,截然不同…

 

好喜欢。

 

——————————————————————————————

 

 

已经无法再分神想其他的了,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加之神社的灵力,大野智并非全无信心打败那群人。

 

当务之急是要把那群人带到远离神社的地方…!

 

 

 

 

 

 

 

“nino你….”       

樱井翔醒来的时候,就发现nino用法术把自己困在了房间里。

 

其实并非挣脱不开,它只是想知道原因。

 

“那家伙把其他阴阳师引过来了…啧。翔你要好好留在这里呀,绝对不可以出去。”

“欸?“

 

樱井翔愣了神。

 

“千万不要出去。知道了吗,翔?”

 

——————————————————————————————

 

樱井翔初次见到师傅的时候,是在这个院子里。

 

是暴雨天气。二宫路过神社,见这里灵力不强,本以为是荒废的神社。

 

却在盛开的八重樱下找到了不过幼儿摸样初生的花妖。

 

圆润水灵的杏眼,不自觉微微嘟起的唇。脸颊的淡粉,眨了眨眼睛看着二宫。本以为花妖该会跑开才是,他却伸出了肉乎乎的小手,捏了一把二宫的狐狸耳朵。便咯咯地笑起来。

 

“从今往后,你的名字就是樱井翔了。”

 

“樱井翔…..?好呀谢谢师傅!”

 

“呐。翔。这里的八重樱常开不败也是因为你吗?”

 

“是呀。”

 

“那你从未见过其他樱花吗?”

 

“嗯…但是有这里的八重樱就够了哦。”

 

“欸?不想出去看吗?”

 

“我无法离开这个神社呢….以前也有想过要离开。”

 

“但是,现在有nino在我身边了呀。所以只要陪着我看这里的樱花就好了。”

 

年幼的花妖看着二宫一瞬间的错愕,似乎还无法理解那样的感情,只是浅笑着望向对方。

 

 

从那时起,二宫便下定决心要守护好樱井翔。

 

——————————————————————————

 

 

二宫那样严肃的神情,是第一次见到。樱井翔却不曾想

 

也是最后一次了。

 

隐约觉得身上的束缚越来越轻…这就代表着….?!

 

——————————————————————————————

大野智已经筋疲力尽。

“咳、还是…太高估自己了吗…”

几乎要来不及闪躲那一剑,捂住不停涌出鲜血的伤口。

却被二宫用法术挡下。

“你小心点、要是你死了…那家伙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两人的力量,纵然打到几近脱力,那群人还在源源不断地涌上来。

 

“那群人下定决心要你死啊….咳咳”

 

 

 

 

樱井翔挣脱开了结界,推开门大声喊着二宫的名字。

 

二宫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从后门避开其他阴阳师跑进来,看见的是樱井翔的背影。

 

刚想开口让人回去,却被尾随在身后的阴阳师,一刀深深地插入心口。

 

樱井翔回头的刹那,二宫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

 

 

“nino?!”

 

樱井翔身边不知何时卷起一阵狂风,夹杂着樱花花瓣,从腰间抽出利刃将那阴阳师的首级取下。心脏被满溢而出的情绪占据,盘根,疯狂地滋长,全身从上至下颤抖着。泪珠变成了断线的珍珠,滚烫而晶莹的划过二宫的脸庞。

 

 

【夜空中盛开的樱花落下眼泪】

 

 

 “翔…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抱歉…我..”

 

逐渐合上金黄色的狐狸双眸,连被紧紧抓住的手,也松开。

 

无法兑现诺言了呢。

 

抱歉。

 

 

【过去常与你一同离开】

 

 

“不要…我不要….你怎么可以抛下我一个人走啊….”

 

“nino你个笨蛋…大笨蛋!!!最讨厌你了!!!!!”

 

“….我又在神社大声说话了啊….求求你了,好好看着我啊…求求你了……”

 

“呐……”

 

樱井翔的世界崩塌了,带着所有同二宫的记忆,所有对二宫的憧憬与依赖。

 

毁于一旦。

 

 

樱井翔好好的,把二宫的尸体掩埋在了自己初生的八重樱下。

 

八重樱,开的越发艳丽。

 

已经不可以….不可以再失去重要的人了。

 

 

 

樱井翔拭去脸上的血迹。泛着红的眼尾,隐隐浮上樱花的纹样。

 

刀柄还尚存着二宫的气息,曾经二宫握着他的手,一步一步练习。

 

 

“拜托了….一定要让智安全的…留在我身边。”

 

 

是错觉吗?那棵八重樱,是不是开始枯萎了呢?

 

 

 

 

不知是谁放了一把火,将整个神社点燃。

 

 

熊熊烈火中,樱井翔站在屋檐下。风拂衣裳,面色苍白的他,似乎下一秒就会化为樱花随风散去。

 

大野智已经瘫倒在地,被困在了院子中,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有力气逃出。即便逃出,也仍旧只是永无止境的残杀罢了。

 

跳跃的火舌将八重樱的树也燃烧起来,整个神社冒出滚滚浓烟。樱井翔却反而不顾死活的大口呼吸,一边猛烈咳嗽,一边小心翼翼的寻找着空气里仅存的一点点樱花的味道。

 

【花儿的凋落总是这样安静】

 

这边的树枝已经掉落了大半,樱井翔走到埋葬二宫的地方,缓缓躺下。

 

是错觉吧。那棵八重樱,还盛开着吧。

 

【如此悲伤如此温柔是它看见的梦】

 

伸出双手想要触碰,却只会沉入更低的深渊。

 

大野智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旁,已经说不出话了。

 

“好想再听你唱一次歌啊…..”

 

樱井翔哑着嗓子,他想说的,其实是“我喜欢你”

 

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从未被爱上的花儿追逐的梦   直到这个祈祷称呼被改变为止】

 

 

“瞧….八重樱…不是还好好的开着吗?”

 

樱井翔支起身子,泪水洗净了脸庞上沾染的血迹。对着自己举起那把刀,看着大野智一脸错愕的表情,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再见了。智。”

 

 

插入自己的胸膛,温热的血液喷溅而出。

 

 

全开的八重樱,笼罩了整个神社。是何时进入夜幕的?

 

漆黑的夜空,被月光照耀着的八重樱,是比天空中璀璨的群星,还要耀眼的存在。

 

——————————————————————————————

 

 

樱井翔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百年后了。

 

时代变迁的飞快,听说这个神社从自己陷入沉睡时开始,便由“大野家”进行保管,但实际上,已经荒芜了。只不过不会有人无故来打扰自己罢了,这样也好。

 

有些事情他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是时不时地哼着歌,看看风景。

 

彼方世界盛放花朵的眼泪

 

四月呢喃之日才能了解

 

白雪消融前月光照耀着

 

这个悲伤的世界

 

人们的离去总是这样安静

 

如此难过如此温柔是它看见的梦

 

从未被爱上的花儿追逐的梦

 

直到这个祈祷称呼被改变为止

 

 

樱井翔早已不记得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首歌,却只是觉得很熟悉。同时,这也只是他唯一会的一首歌罢了。

 

只是一个平凡的午后,樱井翔靠在树下小憩。自言自语着,一边说着,一边想着二宫会怎么回答自己。这就是他平日最大的消遣了。

 

好不容易快要入睡,却听见了人类扣动扳机的声音。

 

 

猛地睁开双眼,准备躲开却被对方一脚踢倒。疼的自己倒吸了口冷气。

 

“嘶…你干什…?!“

 

看清来人之后愤怒瞬间化为欣喜,抱了上去,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对。

 

“智!!!!”

 

却被对方一枪打穿肩膀,比起肩膀上的疼痛,对于大野智的陌生他才更加不可思议。

 

 

“我的名字叫大野智。回答我,”

 

 

“你是我的敌人吗。“

 

 

Fin.





现在的大野智是樱井翔救下的那个大野智的后人,同名啦同名。只是没有了记忆xxxx放心 大可脑补解释清楚后两人重新认识 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闭嘴】NS的部分意外的有点多。写这篇的时候一直觉得不够虐【?】很微妙的一篇吧 谢谢观看!有机会的话会接着写(对了神社被烧那里 就是樱井翔用生命救了大野智 然后被封印了 这样)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