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男神x你#樱(夏 番外)

相叶雅纪x你


正值三月。赏樱的好时节。

 

不知是谁先提出来的,大约是在中旬的时候,班级里自发地决定去公园里踏青。

 

小队是自由分组,你看了眼不远处被女生围得水泄不通的相叶雅纪。心中莫名不悦,懒得和那群女生去抢,安静地坐在位子上。你似乎察觉到了某人投来的目光,偏生转头避开。大约是隐约察觉了你的不高兴,他刚开口喊了一遍你的名字,便又被其他女生的呼声淹没。

 

你还是没能和他分到一组。

 

前往目的地之前,你早已查好了路线。

 

你依稀还记得相叶缠着你要一起去看樱花的话语,坐在车上前排的位子,戴着耳机也能听见他独特的声线有些腼腆的回答着其他女生杂七杂八的问题。你也只是回头看了眼相叶,便不再说什么。

 

不行、不允许…你们怎么可以离他这么近?!

 

你嫉妒的快要发狂,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发作,只得赌气的把帽子压低,装作睡觉的模样。

 

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便到了。大家来的很早,清晨的公园似乎还透着点寒气。你并没有穿外套,往手心里呵了口气搓了搓手,便准备按照原定计划出发。转身却撞入相叶的怀抱。

 

明明是个少年,不过是个和自己同龄的少年。

 

为何身躯这样温暖呢….你有些失神地想到。却在下一瞬间想起了什么似的挣脱开

”呐…”

你尚未听完他的话就打算走。

他有些强硬地拉住你的手腕,力气大得出奇。

 

“放…!?”

 

“要小心别着凉了。”

 

他脱下外套,套在你身上,顺势把你拉到跟前,俯身浅浅的吻住你的额头。

 

“今天好像穿多了呢,要麻烦你帮我拿着了哦。“

 

他还是笑得灿烂,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自己蓬松的头发。

 

走过了大半个公园,终于绕到了樱花林。正中央的地方,是一棵被粉樱压弯枝头的樱花树。一大簇一大簇的樱粉色连接着彼方尽头青蓝色的天空,和不知延伸尽头在何处的飞机线。偶尔有几处稀疏的花瓣,把金色的阳光剪得支离破碎,斑驳地洒在翠绿的地上。

到达樱花林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

 

明明是那么美好的一切呢。

 

春日和煦的暖风拂过面的时候,樱花飞落,落在你帽檐上。小队里的其他成员去游船了,只有自己固执的留在这里,靠着巨大的樱花树,在树下眯起双眸休息着。

 

偶尔翩翩飞过的舞蝶,驻足了一小会便空气中,是樱花的香甜。却似乎又能闻到一阵苦涩,没有来的。

 

心里空落落的,缺少了一块。

 

缺少了那个人最宝贵的笑颜。

 

辗转着沉沉睡去,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想要伸手揉揉眼睛,手却被好好的环在了某个人的腰间。而他的外套依旧在自己身上,还带着特有的温暖的气息。

 

原来他还记得啊…他不是要去另一个区域吗…..

 

你看了眼地图,相叶几乎绕了大半个广场来找你。

 

你总觉得相叶睡在自己身旁的场面似曾相识

 

【啊…上次在图书馆…也是这样啊…】

 

你无奈的松开手。揉了揉人的头发想要起身。却发现相叶的手仍然紧紧的搂住了你。

 

“雅纪….?”

 

你轻声地在他耳边唤着他的名字,他眨了眨眼睛。见到你便又笑了起来。

 

“唔..你醒啦?”

 

相叶靠着你的肩膀,蹭了蹭。像个伪装成小动物的大型动物一样。毛茸茸的发尾蹭的你脖颈处痒痒的。你敢喘大气,因为一呼吸,鼻腔充斥着他的气息。仅仅是这样想着,你的脸便逐渐攀上了绯红。相叶似乎是还没睡醒,用几乎是撒娇的语气在你耳边轻喃着一堆意味不明的话。

 

“我好喜欢你….”

 

”真的很喜欢哦…有这————么喜欢呢!“

 

”所以不要生我的气嘛…好不好…”

 

你几乎感受得到耳垂被濡湿,脸上越来越烫。颤抖的声线,心脏跳的飞快,生怕一个不小心心脏都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笨蛋…没生你气啦。”

你别过头把人推开。

他眼里分明没了刚才的迷糊,清明的如同一汪水。

 

你无心再计较,任由他再次凑上来,一个不注意却被他摘掉了帽子。

 

“欸?等等把那个还我!”

没有了帽子的约束,你的头发便下来。明明应该乱的不可思议才对,相叶却只是耐心的一缕一缕帮你用指尖顺开,直至发梢。然后仔细的把鬓角的发捋过耳后。放下手,像是看着自己满意的作品一般

 

”这样就好了呢。”

 

你慌了神——你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认真的他


神情难得的正经,平凡的校服而已。金色的阳光把他额头的细密汗珠照的亮晶晶的。兴许是因为热而半解开的上衣纽扣,露出精致锁骨。

 

“在、在那之前把帽子还我啊笨蛋!”

 

他却直接把帽子放在了樱花树的树枝上。你气愤的踮起脚努力够到他的手却仍然没能阻止他。

 

“相叶雅纪!!!!!!”

 

只得懊恼的转身去拿,却被他从后背贴上来,抱了个严严实实,那一瞬间,你似乎听见了他在耳边发出的轻笑声。然后下一瞬间,你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抱了起来,安置在了树枝上。你生怕摔下来,紧紧的抓住了身旁的树枝。

 

“等等等等!!!树会坏掉的啊!!!!”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你也心虚,被放到的位置不算特别高,但是粗壮的树枝处于分界处,形成凹陷,折断倒还不至于。更多的原因则是因为你有些恐高,抱着帽子,犹豫着不知如何下去。嘴上不停地念叨着笨蛋一类的词语。

 

“没关系的哦,跳下来就好了。我会好好的接住你的呢。”

 

“才不要!

 

他不再说话,只是笑着眯起眼睛,张开双臂。

 

你与他僵持了好一会,自己的手都酸涩地发抖。最后无奈的松开手,跳了下去。

 

然后被他好好的接住,抱在怀里转了一圈。

 

“感觉就像仙女下凡一样呢。”

 

他笑嘻嘻的微微低头看着你。

 

“哈?”

 

你不自然地错开交接的视线

 

“一定是樱花仙子把你送给我的吧。”

 

你几乎不用看,也知道。他眼底所有的宠溺和温柔,浓的好似化不开的糖浆。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你。

 

“说什么蠢话呢。”

 

你转头正说着这句话。却不曾想他也凑了上来。

 

两人几乎是鼻尖碰着鼻尖,两人唇间的距离,也不过只隔着一瓣樱花而已。

 

他一瞬间的失神,你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便吻了上去。

只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罢了。

 

“浅粉色的呢…真漂亮。”

 

你以为他只是在说樱花,对于他的毫无反应稍稍有点失落,却还是附和着

 

“嗯,正是樱花满开的季节啊。当然漂亮。”

他的手抚上你的脸庞,暖流从他的指尖,他的嗓音,笑意,吻….一一传来。

 

“是你的脸颊哦。”

 

 

 

一天的旅程总算结束了。一天下来你几乎筋疲力尽。一上车便靠着玻璃窗睡去。

 

车开始启动额头便总是会敲到玻璃。迷迷糊糊中,你似乎听到某个熟悉的身影坐到了你身旁,搂过你的肩膀,整个人靠在了他身上。

 

然后右手摩挲着,被宽大的手掌掌握着,十指相扣。

 

“好梦。我最喜欢的你。”

 

Fin.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