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SN#轮回(下)

讲道理 其实我觉得写成了NS

所以tag也这么打上了x

(nino视角)

 

 

我回到现世的时候,才过了四分钟。

 

醒来时,眼前是洁白的天花板,刺鼻的酒精味涌入鼻腔。听护士说,是雅纪看我突然昏倒把我送到了这里。

 

雅纪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冲上来抱住了我…还真是一点没变啊,这个笨蛋。

 

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的面庞,为什么要哭泣呢。

 

“nino、nino….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我不信…和医生吵了一架才把你留下来”

 

我本想嘲讽他说什么瞎话呢,无意间瞥到我的心电图——早已没了生命迹象,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睁大了眼睛,把手放在我的胸口。

 

一片冰凉。

 

我猛然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

 

我被母亲抱起,她打开窗口。眼神平静的像波澜壮阔的海,眼底隐藏压抑的情绪,是我从来未曾见过也未曾了解的悲伤和绝望。她踮起脚尖,往下望了望,想要跳下去。却被sho救了下来。是的,包括我。她索性扔下了我,独自纵身一跃。我仍然无法忘记她死前的那个眼神。

 

【怪物】

 

我知道,她所有的意思。

 

她对我的憎恨,厌恶

 

和她从来不愿意承认的爱。

 

 

如今想来,我本应该在那时就死去才是。

 

现在的我 是个“已经死去”的人啊。

 

明知道他不可能在那,却还是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家。

 

空荡荡的家,还有sho临走时留下来的一滩水迹,已经快要干透了,我却没有擦掉,而是静静的看着。

 

床头的相框,摆着我一个人的照片。

 

“骗人…骗人的吧….怎么会这样….”

 

那里,明明该摆着我和sho的照片才对。

 

我着魔了一般,抱着相框,去找所谓的阴阳师。

 

【假的阴阳师也好,装神弄鬼也好,随便怎么样都好…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再也看不见他了。】

 

想要去见你、为什么以为终于能够心意相通的时候….为什么….

 

 

我站在了凳子上,把绳子缓缓地套在自己的脖颈上。

耳边那个老太婆的话仍然在耳边回响。

“你本不是现世之人,何以踯躅现世之苦?”

 

深呼吸了一口气,蹬掉凳子。很快意识就模糊了,特意让雅纪记好了,五分钟后就把我的绳子取下。

 

睁开眼睛,我走在一条林间小道上。灰色的一片。如同无数破碎的图案拼接在了一起。风一吹,树叶和麦穗摇曳起来

 

仿佛置身与梦境之中。越是想要看清,便越发模糊。

 

我飞快地跑到了阴间的门口,却看见皱着眉被小鬼拦在门口的sho。

 

他苦笑着看了看我。

 

“嗨,又见面了。“

 

明明鼻尖忍不住翻涌而上的是一阵苦涩,想要开口,却被如同无形的波浪逼退一般。再一次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努力的忍住在眼眶的眼泪。

 

“你不应该去投胎了吗。”

 

“我…..”

 

那小鬼倒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开口

 

“他拿下世阳寿换了你这辈子维持到现在的生命。已经无法投胎了。”

我哑口无言,只是看着sho,忍不住哑着嗓子

 

“为什…”

 

 

 





 

“因为我爱你。”

 

起风了,金黄的麦穗,在他温柔的眼眸中倒映出摇曳的影子。

 

然后

 

我看到了我的身影。

 

 

“对不起啊…ニノ。下世,已经没有办法再陪你了。”

 

不要走、不行、不可以….

 

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你再一次离开啊….

 

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只是抓住了他的手,抓的很紧很紧。

 

我才想起我们竟然连互相都不曾触碰过。

 

他笑了笑,松开了手。

 

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泛黄的边角,却仍然能看出主人的用心爱护。

 

他将手环住了我的腰,抚上了我的后背。

 

明明是独自活了这么久的鬼呢,原来还是会寂寞啊。

 

这样想着,肩膀处的衣料被濡湿。这才回应着,一下一下顺着人的头发,仰起头,任由眼泪从眼眶满溢而出。

 

他张开口说了些什么,我抱的更紧

 

然后怀中的人,一点一点化作了远方的青鸟。

 

抱紧怀中的衣物,瘫坐在地上,抑制不住的大哭。

 

 

“直到你把我遗忘,你依然会是我心爱的人。”

 

 

只是觉得心脏仿佛被人攥在手心,疼痛难忍

我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我忘记了我悲伤的理由

那么

到底是什么呢?

 

呐、求求你了,谁来告诉我吧。

 

 

 

远方的云飘了过来,世间的一切恢复了色彩,雅纪在我的耳边唤着我的名字。

 

我回到了现世,找回了世界。

 

 

 

却丢了我最爱的人。

 

 

 

 

 

“ニノ!再不起来要迟到了!”

打开窗子,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听到楼下雅纪的喊声。这才优哉游哉的起身换上工作服,临走前小心翼翼的捧起相框,亲吻着照片上青年的脸庞。

 

“翔ちゃん——我去上班了哦。”

 

 

 

 

 

 

 

“一路顺风呀。”

 

樱井翔蹲坐在地上,看着二宫对着照片上的自己告别。笑得开心。

 

 

Fin.

 

sho最后没法轮回了,留在了现世。nino也失去了阴阳眼(?)忘记了关于sho的事情。无法再看见sho【相框nino里的照片是sho给nino的 普通人也可以看得见的 两人的合影】,但是sho其实一直在nino身边。而nino却再也不与会知道了。

总的来说还是个be

讲道理 番外写糖 有番外的话【。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