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AS#鸭川桜の舞扇

全文比较乱 请务必记住看最后解释x
当然如果你看懂了也可以选择不看x
不能算AS的AS
bgm为标题


(伪)he系列 比较黑?

已然接近三月。

枝头的樱花花骨朵已经悄悄的绽开了一个角。远远望去,尚未开放,漫天的粉白压弯枝桠,却显得充满了生机。全然没有樱花绽放时的悲怆。

相葉雅纪是个画师,京都里十分有名,可再有名,说到底,也只是个画师。唯一的念想,便是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专顾着画樱花罢了。

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为何这么执着,起初为了能在这个时候推掉一切订单请假,销声匿迹的去好好画樱花,过段时间在出来,却差点惹大户人家生气招来杀身之祸,身败名裂。可逐渐画出了名声,世人倒也接受了这个相葉每年这段时间会消失的设定,不在这个时间打扰相葉。

大清早的便收拾收拾画具,准备启程去赏樱。却被从小和自己长大,负责对外交涉的二宫拦住。

“我不是说了我这段时间不接吗?”

一脸无辜的准备溜走,却被二宫强硬的拉着

“前段时间这里新来了一个歌舞伎,艺名叫做樱。你知道的。”

相葉挑了挑眉,初来乍到便火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歌舞伎。艺名的樱字,总让自己对他莫名的如对樱花那般固执。可惜先不说工作忙,传说樱精彩的表演更是鲜少有人能看到。时间不长,却足以留下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记忆。

“所以你就告诉他我去画樱花了,还可以帮他画其他的?”

虽然相葉确实好奇,但却坚守原则

“他怎么知道你的安排,只是想要你给他表演的扇子上画幅樱花,然后亲自给他送去。钱嘛……肯定是…”

“他要我给他表演的扇子上画樱花?”

被打断了话的二宫有些不满,瞥了眼人

“是啊。”

“那我不要钱,我只想再去看一次他表演可以吗?”

“再?”

“啊不,没什么。再见哦——”

夺过那人手中的扇子,匆匆的跑了出去。

“再见……吗?”

刻意忽视人带着苦涩笑容的话语

“我啊…还能陪你玩这个游戏玩到什么时候呢…”





相葉其实早见过樱,在自己当一个正儿八经的画师之前。

他漫步在身旁遍布樱花的小道上,这里偏僻,很少有人来,对于一个安心画画的人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相葉找了棵樱花树坐下,一笔一笔无比郑重的细细勾勒,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把画紧紧的护在了怀里,跑去了不远处的凉亭。

他可以身体不好,但是画一定要保全。

全身被淋了个透,小心翼翼的把画铺展开来,努力了好一会,才被身旁的嗤笑声拉回神。

“身体都淋湿了,没关系吗?”

并没和那人对上眼神,弯了眸的侧脸和温柔的关心。让相葉慌了心神。

心脏好像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别光顾着看我呀,对了,我叫樱井翔。”

青年这才转过身来,看着自己,对上双眼的瞬间,相葉可以完全确定了。

自己对这个初见的人倾了心。

“我…我叫相葉雅纪。”

结结巴巴的说出口,平日活泼的声音此刻显得越发低沉,更像是化不开的浓糖浆。

“你是画师?啊这样吧,你来画我吧。”

看着人笑的灿烂的脸,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不敢开口,怕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报酬的话……我给你跳舞啊。我以后可是会成为很有名的歌舞伎的哦。”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说不喜欢看我跳舞?”

“也…也不是啦。”

相葉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只得答应了。却看着人跑出凉亭,就这么沐浴着春雨和漫天樱花。明明只是很普通的服饰,动作也谈不上真的有多好看。那人认真的模样,却忍不住让自己看呆了。

分明是空白的扇子,似乎樱花都被收进了扇面里。手腕一转,一翻,修长的手指抓着扇子,有力的风把樱花吹开,下一秒再重新聚集。

本来无比认真的动作,瞧见相葉投来的炽热目光,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停下动作

“哈哈哈你的表情太好笑了啦,简直就是看着喜欢的人的眼神嘛。”

“……嗯。”

相葉脸色惨白,意识到说了什么的樱井翔赶快捂住了嘴。空白的扇子落在了地上都来不及捡,赶快跑走了。


相葉从樱井翔走后,每日每夜的坐在凉亭里,画樱花。

可画到最后,全部变成了樱井翔。认真表演的樱井翔,精致侧脸的樱井翔,笑起来微微露出牙齿的樱井翔……所有的,让他为之倾心的樱井翔。

可直到樱花凋落殆尽,他再也没见过樱井翔一面。

独自一人执笔,一页一页的在画纸上描摹勾勒樱花的模样,却不忍在空白的扇面上染上自己的颜色,描绘的不过是自己飘零的命运。

深夜孤身失眠,一夜一夜的在温热手心上,指尖一遍一遍的写着樱井翔的名字,于是他每年每年都去同样的地方画樱花。

然后在某年樱花被吹散的日子,花瓣和病痛夺取了樱井翔的生命,得到消息的时候,听说连葬礼都办完了。

哪怕自己努力的追逐着,苦恋着那个在春日霞光下的身影,却还是措不及防的,被风吹走了一切。

如果我当初不是那个身不由己的无名画师,如果你不是那个决心成为歌舞伎的青涩少年。
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可哪来这么多如果。


世上再无樱井翔,也再无名叫樱的歌舞伎。

但他看过的,是樱井翔的表演,不是樱。



相葉雅纪摇了摇头回过神来,暗自责备着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呐,人家樱可是有名的歌舞伎,我怎么会认识他。


他漫步在身旁遍布樱花的小道上,这里偏僻,很少有人来,对于一个安心画画的人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相葉找了棵樱花树坐下,一笔一笔无比郑重的细细勾勒,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把画紧紧的护在了怀里,跑去了不远处的凉亭。

然后在熟悉的凉亭,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好久不见呀,喜欢我的画师。”

“好久不见…同样喜欢我的…歌舞伎?”

如初见般结结巴巴的说着话

然后得到对方如初见时的温柔笑容

“应该是同样喜欢你的樱井翔。”


Fin.






可能会显得比较乱啊x那个稍微解释一下。

这个解释是he版 关于be版…有提示啊x



两人初见其实是看对眼了,但是因为两个人的社会地位啊……真的身不由己。

樱井决心攒够钱就和相葉远走他乡,所以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练舞,没有再来见相葉。后来他怕相葉不再等他,他就安排二宫让相葉给自己画樱花

但是开头写的那段其实是相葉知道樱井死后反而接受不了 一直坚信樱井活着 二宫便陪着他每年在同样的时间出演同样的戏码 所以才会说游戏要玩到什么时候 而同时二宫也隐隐察觉到什么 于是不确定的说了再见

后来攒够钱他就离开了那里,对外宣称是病死的。

相葉听到樱就清楚的知道是樱井翔,但是又觉得两人的隔阂太重,不愿意承认樱就是樱井翔。然后等待着哪天再见一面那个褪去青涩的的樱,让樱井翔在自己心里彻底死掉。

可他真正听到樱井的死讯几近崩溃,坚持樱井还活着。然后在凉亭『看见』了摆脱歌舞伎身份的樱井翔,然后两人『离开了』这里。




再简单粗暴的be其实就是

相葉雅纪再没见过樱井翔,每年演着戏,见到樱井翔也只是梦,然后孤独死去。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