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山组#唄の島


#os 交往前提 标题bgm系列x
(本来有一段虐的…剧情会更长,结果写着写着手机卡了文都没存,气得我都写不下去了xxx所以,凑合着看?)

迎面吹来的夏季海风,咸湿而带着温暖的气息。

在这座无人问津的被海温柔包围的小岛上,种满植被绿树如荫,即便是夏季,也丝毫感受不到炎热。

白色的软沙被海水冲刷洗涤,偶而也能翻出被埋在细砂下的洁白贝壳,金色阳光照耀,随着翻涌而上的莹蓝海水和重重叠叠的浪花,熠熠生辉。

大野智最喜欢的便是从这里拉着樱井大清早的出海钓鱼,然后在夕阳斜下的时候归来。波澜壮阔的海洋,倒映着太阳的光辉。从海平面尽头隐约传来的海鸥愉悦鸣叫。

肚子饿了,便简单料理一下钓到的鱼,然后看着樱井吃的一脸满足,鼓起的脸颊好似仓鼠装作不经意的用指尖抚了抚樱井的脊椎骨,正值夏季,樱井只套了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或许是刚刚打闹时出的汗,浸湿了后背,紧紧的贴在樱井身上,炽热的温度从指尖传来。

“智君……”

大野智没有出多少汗,连指尖都有些偏凉,出汗后的肌肤此下更加敏感,隔着布料都能传来的凉凉的感觉,让樱井忍不住打了个颤,睁着圆润杏眼回头看了眼大野智,黏糊糊的语气配上软糯笑容,让樱井根本无法拒绝。

大野智想起早上准备出海的时候,不知为何,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站在甲板上,伸手去接。本就不算炎热的夏天,冰冷的雨点划过手心,此时还是有些凉爽过头了。

这样的天气,没人会出来,因此远远的就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啊……穿了新的白色鞋子。』

没有撑雨伞,为了避免把新的鞋子弄脏,樱井灵动的跳跃着,金黄色的短发有段时间没剪已经快及肩 ,伴随着樱井跳跃的动作,上下飞舞,有几丝发黏在了光洁的额头上,被打湿的衣裳,隐隐勾勒出少年美好而青涩的身体,平添一份诱惑。

然后,光顾着看樱井的大野智,果不其然,也被淋了个透。两人坐在船上,樱井和大野智不约而同的把上衣脱下,拧了拧,滴滴答答的随意滴在地板上。

“没想到下雨了呢…停雨了再去吧?sho酱。”

正巧打了个雷,柔声的语句根本听不清,樱井只得用不输于雷声的声音回答

“智君你在说什么啊!!!”

其实单看唇形,樱井也知道大野的意思,却不知为何玩心大起,两个人开始互相大叫

“我说!等停雨了!再去!”

看起来要吵架的气势,两人越凑越近,鼻子都快贴在了一起,然后大野盯着那饱满红润的唇,便亲了上去。

樱井翔,完败。

没想到没过多久就晴天了,樱井则负责把两人打湿的衣服挂在了栏杆上,随着暖风摇曳。身上则重新换上了一套大野智备用的衣服,不只是不是故意的,这套衣服莫名的大了许多,总让自己觉得不大安心,海风一吹,便似乎会被吹走。

眺望了许久雨后放晴的天空,还是忍不住扯了扯大野智的衣角,微微扬起下颚,睁着圆润杏眼小声的

“智君…能不能给我换套衣服呢…有点大……”

“啊……大了吗?这样的话…”

大野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总让樱井觉得更加不安,看着大野智指了指撅起的唇。

“亲亲的话就告诉sho酱答复哟。”

过于羞耻的邀请,让樱井连耳根都红了,甚至没来得及仔细思考大野玩的文字游戏。

扭扭捏捏的凑上去亲亲啾了一下,伸出手便赶快别过头

“好…好了……快点给我换一套。”

“可是…没有了呀?”

正打算回头教训人却措不及防的被抓住手拉近怀里,被抱了个满怀。

“觉得不安的话,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呀,别怕。”

软糯的语气说着令人害羞的情话,想推开却被抱的更紧,只得抚了抚人的后脑勺给了人最想听的话

“嗯,最喜欢智君啦。”

这才满意的松开手,钓鱼时,便搂着樱井坐在自己岔开的腿间,温热吐息包围了樱井,欣赏樱井想要离开,却又有点不舍的纠结模样。

及肩的金发不知何时被樱井用橡皮筋扎了起来,露出光滑后颈,忍不住伸出粉嫩舌尖轻轻舔舐。满意的看着人颤抖了一下的乖巧模样,笑的比正午的金色阳光还要灿烂。

“我也最喜欢sho酱了。”



回到海岸的时间比以往都要早,两人下了船后,随意的躺在松软的沙滩上,十指紧紧相扣。

乘着海浪的声音,大野智轻轻的唱着歌。

“雨よ,波よ……”

不同于平常显得慵懒的模样,大野唱歌时总显得无比认真,可初见时,樱井偶然看到大野智唱歌的模样脑子里第一个蹦出的词,却是迷人。

然后总是忍不住想起交往前的事情。

樱井从记事起,便和大野智一直黏在一起。


听说父母为了让自己童年时期能够放开了去玩,去自己探究事物,于是出生没多久,父母就从大城市搬到了这里。

初来乍到,别人家的孩子都排斥自己,偶而同父母出去拜访别人,便只会怯怯的躲在父母身后,实在受不了人异样的眼光,独自一人跑到了海边。

迎面的海风,温柔的让樱井觉得莫名悲伤,说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忍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溢出眼眶。却听到耳边隐隐传来的歌声。不知是哪里的乡间小曲,曲子单调,却也朗朗上口,即使是从没听过的樱井翔,也能够轻声哼唱着。

可吸引樱井翔的却是演唱者的歌喉。青涩的童声,犹如天籁,乘着海浪的声音,樱井身上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偷偷的躲在礁石后,看着和自己差不多的稚嫩身影。不忍打断人的歌声,于是静静的等待着人唱完,才小声的打着招呼

“您…您好……”

生怕人讨厌自己,连称呼都是敬语,看着人回过头愣了一下许久不回应自己,眼睛又蒙上了水雾。骨子里的自傲却怎么也不愿让自己逃跑,于是翻下礁石,几乎用尽了毕生勇气。

“请…请跟我做朋友!”

紧紧闭上双眼,手不安的攥着衣角,在大野智看来可爱极了。忍不住轻笑着松开人攥着衣角的手,抓住自己,用温柔的语气道

“好。”

从那之后,两人总是『不约而同』的在海边遇到。

大野智并非每天都去,年龄还小,家长还是会担心,但是去的时间点则是固定的。总是在下午接近夕阳斜下的时候去那里唱歌。

樱井并不熟悉大野智什么时候回来,于是每天每天,都躲在礁石后等待着人的出现,看到熟悉的身影后,便会装作不经意路过,打个招呼。

直到某天,不知为何下起了大雨,大野智本不准备出去,却总莫名不安,匆匆忙忙的以查看船的情况为借口乘着伞去了岸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了一把较大的伞,至少他一个人肯定用不着,却坚信这自己的直觉。然后在海边遇到了下暴雨而不知所措的樱井翔。

第一次,大野智把樱井翔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然后看着人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无奈的放软了语气把人抱在话里,将自己那份对樱井来说过于炽热的肌肤贴着人的手,温暖着人,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后来两人逐渐长大,大人也不在约束,任由他们两人自己出海。毕竟各自的孩子连在饭桌上都不忘夸奖的名字,要知道,

青涩少年最自豪的事情,无非就是让父母认识自己喜欢的人,认识那个让自己骄傲的人。


虽然大野智总是唱着同样的歌,两三句歌词。樱井也不腻,因为以前就听大野说他的歌词里只会加自己的喜欢的东西。于是便每次每次都认认真真的听着大野一遍一遍唱着,只是后来自己悄悄加上几句话,在人放声歌唱的时候小声的合唱着,便能觉得幸福无比。

“雨よ,波よ……”
怀揣着小小的心思接了下去
“空よ,风よ。”

声音很轻,却别大野智听在了耳里。

然后翻了个身正面抱住樱井,鼻尖触着鼻尖,温热的吐息,竟觉得让四周的温度都提高了,用如唱歌时那般认真的表情

“呐,sho酱再唱一遍?”

看着人红透的脸,大野智越发愉悦,把人禁锢在怀里

“雨よ,波よ”

一如既往温柔到想让人哭的声音…大野桑还真狡猾

“空よ,风よ”

乖乖的接了句子,然后在下一秒,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忍不住狂跳,他从未觉得这样令人安心的曲调竟能在自己心里掀起如此大的海浪,怎样也无法平静。

“君よ”

捂住发烫的脸颊,声音小的差点融在海浪里

“智君…再唱一遍。”

如初见那般温柔的语气和动作,被拔下手,让人抓住自己

“好。”





Fin.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