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磁石#黄昏蜻蜓


(请把这篇作为钥匙be结局时的后续 但是最后还是he!!!)
(也就是sho酱没有选择把第二颗纽扣给nino的分歧世界xxxx)
(单看当然也没啥问题。sho酱计划通系列)


樱井翔去了东京,一个人。

而暗恋着他的二宫,哪怕独自哀叹着这份恋情还没开始便要结束时,仍然不忘问一个女生要到了樱井翔的邮箱。

『你好呀,初次见面,我是二宫和也。』

小心翼翼敲上一句话,反复斟酌着会给人留下怎么样的印象。好相处?那以后万一太熟了反而不能够把我当恋人对待呢?太高冷?那会不会因为觉得我太过于冷漠而不愿与我交流?

仅仅是这样一句话,就足够二宫纠结上十分钟。

『不是初次见面哦,我知道你,那个一直跟在我后面的小学弟。』

啊嘞?他为什么会知道???

诶???

诶?!!!!

二宫和也,16岁,在经历了人生第一次不美满的恋爱结束后,又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和人发个邮件就能尴尬害羞到炸了一样。

啊啊…脸好烫……夏天就是热呢!
二宫和也式自我欺骗。

慌神已经过去四分钟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他会不会嘲笑我,会不会嫌弃我回复的太慢……可回复太快又会得不到重视,听人说要欲擒故纵……


任重道远啊,二宫先生。



『前辈知道我吗?』

谨慎的敲出一句话,期待着人的回复

『知道哦。结业式还撞上你了吧。』

总之就是这样,樱井意外的没有问二宫自己邮箱是从哪里弄来的,只是单纯的和二宫聊着天。通常他几乎很少回过长的语句,相比起二宫时不时的一段话,他的反而要简洁许多。

二宫第一次觉得使用电子设备是件这么累的事情。

他再三斟酌的语句发出去,得到的也不过是屏幕上不冷不热的习惯性温柔。每每看着人很久不回自己,一开始还会瞎想,后来,索性变成了“他在学习吧,不能打扰他呢。”这样的理由

或许说出去,这样的理由别说别人不信,曾经的二宫肯定也不信。

当局者迷。

大概就是这样。

再后来,逐渐熟悉,二宫不再守在屏幕前,而是对方不再回时便能够自觉地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他是不是…嫌我烦?没办法,我都麻木了吧。』

二宫想了想,瞬间低落下心情

就像什么东西压着自己一样,五脏六腑都被人紧紧抓住,吸口气便会觉得难受,吐出气时温热的水雾离开身体的无力感,和冰冷空气吸进去时,似乎整个人都又降低了一丝温度。全身上下都想散架了一样,好累。

他觉得自己就是失去了太阳的月亮。月亮还会存在,可是再也无法发出光辉了,或许又像失去了浆的船,随波逐流。

他曾以为自己是为了樱井存在的,可现实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更何况,自己在脑内的添油加醋,更是不知夸张多少倍。脑子里曾经构思的樱井回到乡下的场景,被自己亲手打碎。

『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所以别担心。』

相信这句话的自己简直就像个笨蛋一样。一夜一夜的恋心在遥远的天空消失殆尽,就算再怎么反复一色一色编织,那个人也不会如愿以偿的归来。

『平常说的这么好…结果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和我说。睡觉也睡的很晚…不会注意身体吗?』


越想越失落,于是在某个冬日深夜二宫沉沉睡去时,樱井发来了一段话。

『哈哈希望不会打扰到你睡觉哦?最近天气冷,打字会很慢,学校里也比较忙碌。但是你发来的我都看啦,会尽力回覆的。叫我注意身体,你也要好好注意身体啦。电子游戏不可以打太晚哦?隔着屏幕也没办法催你呢…抱歉,我会去见你的。我睡觉的时间会很晚很晚,所以不要猜测哦。晚安,kazu。』

二宫和也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就跟那些学校里的花痴没什么不同,就差的拿着手机下楼跑三圈,强忍着尖叫的冲动,一整天的背景大概都是百花齐放的场景,要是哪天真的有柴犬尾巴,那肯定整整摇个三天,啊不,三个星期才停下。

不仅是出于认识樱井这么久第一次他说了这么多关心自己的话,更重要的是,他叫了自己的名字。

不是生疏的二宫君,不是亲昵的nino,而是对恋人般的kazu。

他觉得自己大概看着这条短信都能笑出声。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二宫才明白,

其实两个人不黏在一起,偶尔聊的的对话不生疏,在一方离开后另一方也自觉的做自己的事情,再次聊起来不尴尬。哪怕许久不聊,也不会感觉疏远。

这样真的很好,就像在黄昏中飞舞的蜻蜓夫妇。

于是二宫努力的学习,准备去东京找樱井。



『没记错的话,nino是今天结业式?』

从那天以后樱井都没再说过“kazu”这个名字,以至于二宫都要怀疑那天对方是不是玩了真心话大冒险。可对于樱井能够记得自己结业式的事情,便足够开心了。

『嗯对哦。』

没有再回话。二宫已经买好了飞机票,明天早上就去东京找樱井,他早就装作不经意的以交换地址为借口要到了地址。此刻敲字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一下了机场,二宫的脑子告诉运作,上演着告诉樱井翔后樱井翔的表情。告诉他我离家出走求他收留……?还是说来这边旅游……?
……
几乎来不及思考,车子便停了下来。

付了钱匆匆的站在人门口,按了门铃,却怎么也不见开门。只得打个电话过去

“啊……sho酱”
清亮的少年音透过手机,音质不算好,却听的樱井想哭。

两年的联系,他们第一次在樱井离开后听到彼此的声音。

“嗯,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嘈杂的人声,樱井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二宫却没闲情顾那么多

“那个……能开下门吗?我按了门铃你不在诶。”

……

良久的沉默。

“抱…抱歉!我没跟你说就擅自来了……但是”
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钥匙在门口的花盆下,我备用的,你先进我家等一会。”

“诶?”
电话便被挂断。

乖乖的按照樱井说的打开了人的家门,进去坐着。坐立不安的,本以为会等没多久,却坐了整整一个小时,到后来整个人几乎瘫在了沙发上看搞笑节目,露出很没品的笑声。正打算再打个电话,门口却传来开门的声音。

好久不见喜欢的人,第一面就邋遢的不成样子,怎么办!!!急!!!在线等!!!

二宫的脸几乎一下子窜红,脑内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还在愣神,却被抱了个满怀,于是便瞧见了人身后的行李

“nino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来找我啊……我刚准备上飞机去找你,路上还堵车,一路狂奔过来的哦。”

依依不舍的松开怀抱,两人的手紧紧十指相扣,嘟着嘴,亦如初见那般。只是这次二宫没有犹豫,抓着人的领带便吻了上去。

樱井匆忙推开,二宫则皱起了眉,努力的挤出眼泪看着人,还故意挑了青涩的称呼,抓紧了樱井的手。

“前辈…不喜欢我吗?喜欢我吧?”

“我……”

樱井结业式上留给二宫的第二颗的纽扣,被做成了戒指上的物件,本来想挣脱二宫的手给人戴上,却没想到被二宫看见了这枚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二宫挑了挑眉,温柔的取下戒指把玩着,然后在樱井无名指的地方狠狠咬了扣留下牙印

“nino…疼!”

使劲的挣脱却被人牢牢抓住

“前辈不乖哦。”

“不…不是的。”

努力的想辩解可惜这个正在舔舐着自己脖颈的可爱学弟完全听不进自己的话。

嘛……无所谓了。

——————————————————————
n:你说!这个戒指是谁给你的!
s:留给一个忘记来问我要第二颗纽扣的,名叫kazu的可爱学弟(把戒指取下,亲自戴在了二宫的无名指上 末了亲了亲人的脸颊)
n:……(从口袋里掏出结业式上同样为樱井留下的第二颗纽扣做成的戒指戴在了樱井手上)

sn:再来一次吗?

不约而同的嗤笑出声,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

“好啊。”“好啊。”




Fin.









前方po主自言自语,可以不往下拉x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对cp
所以大概未来几天os js as 和水仙大概都会写xxx
本来预定有be 但是希望等你回来的时候看到的话能开心啊所以强行he
然后还没有你lof…其实一点也不确定你会不会看
就这样,嗯。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