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磁石#钥匙

sn……吧。sho酱计划通xxx

但是tag还是打的ns 写的时候是往ns写的

二宫和也 16岁 宅男一枚 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除了galgame以外的恋爱感觉。

如果

单方面
也算的话。

对象是自己的前辈,初见时在开学典礼上作为比自己高两个年级的年级代表发言。金色的发被汗浸湿,乖巧的贴在光滑的后颈,露出优美弧线。

毕竟只是一个乡下学校,其实整个年级也根本没有多少人,因此哪怕整个大厅有些嘈杂,或许除了二宫其他人根本无心听某个看起来跟不良一样的学生代表的话。

啊……名字叫樱井翔呢,因为发音而微微撅起的红润的唇瓣,勾的二宫简直想上去一亲芳泽。

复杂而矛盾的心情。

即希望他人能够注意到这个人努力的准备了许久的演讲,给予他鼓励;却又因为只有自己在听着他专心说话,仿佛是专门为了自己说的一样而偷偷窃喜。

这样的前辈,只属于我吧?

悄悄的在暗处注视着,别说如何光明正大的开口搭话,甚至只是偶尔对上对方的眼神,心脏都能够如同跳出嗓子眼儿一般,抑制不住的狂跳。

或许说起来有点怪怪的,可是或许是越熟悉才会陷得越深。

装作不经意的听着班里女生说着樱井前辈的爱好偷偷记下,再比如吃饭时像一只仓鼠?

这些画面或许连说的女生都不曾见过,单单听上去,便足以让二宫乱了心跳,偷偷跟在樱井身后摸清他的人际圈和上学放学路线

这不就跟变态一样了吗。

虽然这么说着,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跟在了人的后面。

二宫是在办公室得知樱井要去东京的,他有些惊讶,却又觉得很合乎情理。

嘛,那样学习成绩这么好的前辈,这是肯定的吧。

或许是进入了期末,紧张的学习氛围哪怕和自己沾不上一点边,却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甚至连樱井何时把金发染回黑发的都不知道

还是金发的你好看呢…就像我的小太阳一般。

二宫想起来有段时间,他几乎一见不到樱井,整个人都沉闷了,哪怕对方似乎根本没察觉到这样的存在。

可不管怎么样的sho酱我都很喜欢哦。

私下里逐渐改变的称呼,不再是樱井前辈,而是sho酱。

终于捱过了艰难的期末考试,却要迎来更艰难的结业式。

明明今天高一的学生在放假,却一反常态的早早洗漱出门,不安的拽着衣角,舔了舔干燥的唇,站在转弯处,等待着樱井。

怎么都这个点了还不到?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迟到呢?而且樱井前辈一向计划周密的呀。

二宫觉得自己都快变成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啊不 热锅上的柴犬了 不安的摇着尾巴 时不时看看手表 正在来回踱步时 猛然撞上一个身影,疼的倒吸了口凉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嘶……”

“啊啊…抱歉,我快要迟到了,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赔偿!…啊对了,这个给你好了!下次找我带着这个就好哦!”

看着飞速逃离的人和被塞在自己手心里的纽扣,无奈的感叹

“还真是糟糕的相遇…好不容易遇上,便要告别吗……fufu…嘛……也省了我要纽扣的功夫。”
露出和人一模一样的苦笑,挠了挠头


拿着人的第二颗纽扣,在结业式结束后慢悠悠的找着人,果不其然,被一群女生围住要纽扣啊…

啧,叽叽喳喳的烦死了。

不过自己可还没傻到要冲上去说什么纽扣在自己这儿,那可就是作大死。听着人一个一个耐心而温柔的拒绝后,心情越发愉悦,却还是莫名不爽。再进入人视线时,才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啊……你是早上…”

“是我哦,二宫和也。”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一直在看着我的小学弟。”
樱井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看着二宫红了脸

“你…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一直什么都不说?!”

心情已然从害羞转变为愤怒了
真是的 捉弄我就这么好玩?

二宫这才发现,从头到尾他的感情载在薄薄的身躯里满溢出来是,只是自己掩耳盗铃般的不愿直视。


他几乎能够脑补也只有自己沉溺在爱河里。而岸上的樱井,一脸嘲讽的看着自己的模样,越想越心寒。猛地推了一把人,却发现反被抓住了手。

“不仅仅是我的第二颗纽扣要给你。”

缓缓的 缓缓的顺着樱井翔的动作张开手,温热的手心似乎还沁着一点汗水。刚刚因为愤怒而冷静的可怕的心,在看到樱井翔手里东西的一瞬间,再次慌乱起来。


“我家的第二把钥匙,也归你了。”



被修长手指包裹的手,手心沁出的汗


似乎连眼睛也流汗了,真是烦死了。




“跟我回家。”


Fin.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