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磁石#暗恋

cp为NS√翔受 介意慎


抱歉我就是喜欢写双向暗恋啦!


部分梗来自一个小伙伴不方便艾特,还不方面写圈名看到的话这里感谢一下xxxx虽然我觉得看不到


当然当SN看我个人觉得


其实也没有什么差 所以tag里也打上了


本来想弄个开放结局的,所以把计划通的sho酱放在了Fin后,所以fin之前想看be的也可以脑补sho酱拒绝了nino自己孑然一身的走掉xxx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樱井翔望着车窗外有些失神的想。



樱井翔有个不那么众所皆知的习惯,坐在车子里一般都会开车窗,从车窗冲进来的凉风,自己年少时习惯的烟草味也只有这时才会被吹散,只剩下灌进口鼻的风而已。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放下与二宫有关的一切。



不知何时开始,他对二宫的感情变了质。



他试想把这一片乱糟糟而满溢出来的感情找个缺口,抽丝剥茧的理清,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未曾想,仅仅是回想起来,忍不住的悸动。



微微抿起的猫唇,松软的头发,打游戏时的专注神情,恶作剧后的小恶魔笑容,一颦一笑,都牵动着自己的心。



樱井翔小心翼翼的藏着掖着对二宫的感情,尽全力的抑制着的悸动,就像怀揣着赃物的小偷,鬼鬼祟祟的,抱着被人唾骂的感情。



啊啊…也该结束了呢。



给这份长达八年的感情画上圆满的句号



哪怕是单方面的暗恋。



或许该用最快的方式逃离这座城市,逃离开名为“二宫和也”的网。 



可偏偏还存着依恋,固执的买了火车票,给自己一个欣赏风景的籍口,将这份离别的痛拉长,剪不断理还乱。



樱井翔甚至搞不清到底是爱着一个人还是爱着一座城。然后选择在这座城市最安静的时候离开了。



漆黑的夜幕被万千灯火点亮,他想起曾经出差,坐在飞机上离开,云层被地上的灯光照的透亮,一片橘黄。就好像那座城,痴痴的等待着归家的人。



一个人的生活,也只有在这时得到慰藉。



年少的时候他和二宫还是无话不说的朋友,整天黏在一起,哪怕被人说是豆丁翔,还是顽固的坚守着要保护二宫的想法。



那个时候二宫长的就足以惹人注目了。身边围绕着女生,哪怕被二宫统统拒绝,却仍旧从来不缺飘飘然而坚持的女生。于是某天,某个一向和二宫走的近的女生对着二宫告白了,在全班的瞩目下,抱着玫瑰和情书。



可偏偏身边的人都开始起哄,那个女生总喜欢黏在自己身后,自己也不拒绝,二宫便也跟着尝试接受,谁知竟是盯着二宫去的。



樱井见这场面自然是见的多了,还是一脸无所谓的坐在位子上打了个哈欠,偏偏是打了哈欠便会冒眼泪的体质。二宫皱着眉头转过头望向樱井,想寻求帮助



啪嗒。



咸湿而温热的眼泪落下来。



被濡湿的眼角,视线有些模糊,却也勉强看得出二宫惊愕的表情。慌慌张张的擦掉眼泪,怕人误会,匆匆离开座位。



二宫果断的拒绝了那个女生,在一片嘘声中跑出教室,在一个废弃的教室里找到了樱井翔。真正见到人时反而手忙脚乱起来,一向伶牙俐齿的嘴结结巴巴的不知说什么好。



樱井坐在位子上,看着二宫站在自己桌子前不安的抓着衣角,微微起身抓着二宫的领巾,往自己怀里一拉,二宫一个不稳手支在桌子上,被迫拉下的视线。迎上人的上目线,却有一种被俯视的错觉。



还愣着神,唇瓣传来的温热触觉却把自己吓到了。



然而也仅仅是触碰一下而已。于是不满的扣住人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这下轮到樱井翔惊讶了。



乖巧张开的唇瓣,被二宫衔着轻轻啃咬。二宫不吸烟,但他似乎能从樱井的口腔内闻到一股淡淡的令人安心的烟草味。舌尖交缠,樱井青涩的吻技回应着二宫,从舌尖传来的清甜,不忍放开。



可事后谁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无论是樱井,还是二宫。



或许都不愿承认这份同样的感情,又或许,是在不安。



然后从那之后,樱井和二宫不知为何成了烟友和牌搭子。成了年级里出名的不良少年组合。偏偏两人成绩又好,老师也不敢说什么。



直到两人一起把隔壁班的生田斗真胖揍了一顿,丝毫不留情,目测都要把人打残了两人才收手,被忍无可忍的老师狠狠的说教了一番。可两人丝毫不见收敛。



甚至时不时双方都会约个架,站在天台上吸完烟,随口一句便能把气血方刚的少年惹得炸了毛,愣是把双方打的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后才肯罢休。



双方的血和汗黏糊糊的混在一起,似乎两人融为一体般,也不再像以前黏在一起,反而还会互相嫌弃。



喘着大气躺在地上,想着刚刚打架时刻意擦过的肌肤,热度几乎要隔着布料传过来,耳朵尖都红了。手随意的搭在额上,二宫却跑过来,手支在自己耳边,把自己的手扒开,额头抵着自己的额头,还喃喃着



“fufu…sho酱没发烧呢,脸好烫。”



“你…。”



匆匆把人推开,跑下楼。



明明不喜欢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捉弄我呢…



到头来…只是我单方面的感情而已…和也你…未免太过分…



刻意忽略人黯淡的眼神,和在旁人看来的暧昧。



过分的是你啊…sho酱…最先进攻的是你……可逃避的…也是你。



回过神来,窗外下着小雨,橘黄色的灯光下,细细的银丝,几乎不伸手碰,似乎都能感受到刺入肌骨的寒意。



敷衍的回应着司机的问题,车窗倒映自己的脸庞,才惊觉自己竟如此憔悴。



不知是如何下车的,只知道拖着沉重的行李和身躯,走到了候站口,然后在茫茫人海被抓住了手。



“sho酱!”



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抓住自己手的人,心虚的像个被家长发现做坏事的孩子,匆匆收回手,不安的攥着衣角,然后亦如当年那般,被抓住领口拉进二宫怀里,惩罚似的死死的啃咬着唇。甚至有种要被咬出血的错觉。



用尽全力推开人



“你来这里干什么?!”



闻言微微翘起猫唇,拿出飞机票在人面前晃了晃



“去度蜜月怎么能随便找个城市呢,当然要陪着sho酱一起去纽约啦?”



瞬间窜红的脸,望着人得逞的笑容,愣愣的听着人说完



“啊对了,就去那里领证也可以哦。”





“所以,跟我走吗?”


Fin.







前方光明正大HE系列xxxx



樱井笑了笑,悄悄的把包里的两张火车票收起来,拉住人的手


“好。”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