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NS#天鹅绒的幽暗

(标题来自kinki kids的曲子w)
ABO设定有 翔受 介意慎
肉的话,过几天再说xxx明天更双生花√


迷乱的气息和混合在夜色里的暧昧气息。二宫很少来这种地方,可是自家弟弟开的店,怎么说也带来捧场一下。酒精的味道不算很浓,空气中却几乎闻不到任何其他味道。意乱情迷的人在这儿疗伤,又或是闲着无聊的人来这儿寻欢。

“你在想什么呢,这里可是beta酒吧。”

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弟弟搭了搭自己的肩,只得默默的翻个白眼

“那请问你这个alpha老板在这有什么意义吗……”

无奈的耸耸肩指了指不远处十分热情的给台上的歌手伴舞的某只大兔子

“谁让我家那位说什么也非要来这里看看,我担心他就跟着来咯。”

“你还没标记他?”

“借着这个机会标记了才放出来的。”

二宫再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些出来秀恩爱的也请不要在我这个单身狗面前秀好吗。放弃与人争辩,望着舞池随着乐曲律动的人们,不知为何,目光却被台上的主唱吸引。

暗金色帽子,在霓虹灯光下闪着光辉,双手握住麦克风,闭上双眸一脸专注。低沉的嗓音仅仅是刚开口便早已吸引了二宫的目光。如同情人在自己耳畔的呢喃细语,抱住复古麦,不算动听的曲调却也唱出别样风味。

年代久远的情歌搭上手风琴的配乐,成了酒吧里的催情剂,成双成对的人走进包厢。哪怕是beta,也应该有权利满足一点点生活中的情趣。

从帽檐不安分的冒出的一点点乌黑发尾,这时浸透了汗水贴在光滑的前额,露出白净的后颈,像是甜腻的糖果等着人品尝。

修长的十指涂着暗红的指甲油,一边唱着身子绕着话筒杆妖娆的扭动身躯,仿佛在跳钢管舞般妩媚,就连歌词末尾微微上翘的尾音在此刻也显得充满诱惑。就连自己的身体也自然随着歌手身后乐队鼓手的节拍踏着步伐。

丰满而嫣红的双唇张合,模糊的灯光投射在脸上,睫毛的影子如蝶翼般映着,抬眸对上自己的目光。大概是轻笑了一下,随后敛去笑意,目光也越发迷蒙。

转而望向一位扬起裙摆的女士,回头望向自己,不由自主的向她走去。勾起猫唇,牵着她的手共舞,恰到好处的释放了些alpha的信息素,引得面前的女士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浓郁的柑橘味,悄然包裹,抓住攀附上自己脖颈的手,准备轻吻。隐约听到台上传来的响指声,瞬间被挣脱开,女士露出温婉笑容,递上一捧玫瑰

“这是台上的先生要我送给您的,等会请去吧台结账。祝你们幸福~”


看着弟弟憋着笑而耸动的双肩,二宫觉得,如果是漫画,大概他现在头上布满了十字。强忍着把玫瑰摔倒地上的怒气,笑了笑看着不知何时从台上走下来到自己身旁的主唱。

“二宫先生,玫瑰花可还喜欢?”

一如既往的嗓音,二宫的心脏颤了一下,席卷而来巧克力的醇香与柑橘的清香混合在了一起,如同橙皮巧克力。甜腻的语气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

虽然

二宫和樱井的确是热恋中的情侣。

无奈的拖着这个仗着自己被标记过,标记人还就在现场因此肆无忌惮的上台唱歌还诱惑别人的仓鼠上车回家。

“唔…怎么了嘛nino~我还想唱诶~”

脸颊因为喝过酒而微微发红,近距离看才发现并非灯光原因而是喝的太多眼神真的过于迷离。叹了口气安慰自己还好拉走的早,车厢里过于浓重的巧克力香让自己忍耐到抓狂。惩罚性的啃了啃人的红唇,说什么要去捧场都是幌子,还不是想把这个人快点抓回家。

想着让人吃醋自己下来也好过自己上去拽,谁知道反被摆了一道,当时真该拿把镜子给人看看,看着计划得逞后笑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


回到家后把人赶着去洗澡,虽然很想当场立刻把这个不知好歹乱勾引人的家伙欺负到只能喊着自己的名字求饶,但知道对方明天还有事情要忙只得作罢。

躺在床上愤愤不平的想着今天的种种,裹着上次和他去买的绿色被子和床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听到脚步声,匆匆的把头也埋在枕头里装作睡觉,却听到一声轻笑

“噗嗤,瓶。”

抬头皱着眉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个笑的开心的人,又听人说了句

“药瓶。”

本以为对方是准备嘲笑自己孱弱,刚准备反驳那也比你的装饰性肌肉好,却被人在额头上吻了一下,附在耳边说了句




“你就是医我的药。”





于是二宫很愉快的表示决定明天帮某只仓鼠请个假,理由已经想好了,腰疼。

Fin.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