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NS#睡前故事



童话风?xxx

金发少年翔也好棒xxx

波澜壮阔的海,白色的浪花翻涌而上,混合着白沙与海水,礁石将流沙如灵巧的燕尾剪开,向海的深处淌去。侧耳倾听,风的吟唱。

听说,曾经有位化身为风的少年,有着如流转星河的琥珀色双眸,眼角的笑意,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宝藏。微微抿起的猫唇,能够咏唱世间万物的灵魂。

少年说,我要去找,去找属于我的一首歌。


我可以唱世间万物,可我,只想要一个人为我只唱一首歌。


咸湿的海风拂面而过,远处密林的飒飒声,清新的绿叶气息。金色的光,照亮碧蓝天空,流云徜徉。青鸟振翅,穿梭在云海之间。

少年要踏上征途了。

海的精灵递给他一束风信子。对他说
把它赠送给照顾你的人吧。

叶的精灵递给他一把口琴。对他说
把它吹奏给脆弱受伤的人吧。

雾的精灵递给他空白的谱。对他说
把它谱写给追随着你的人吧。

光的精灵递给他护身符。对他说
用它守护你爱的人吧,

而我会保护你。


少年和光来到了第一个国度。

寒绯樱开了满城,漫天的红。少年吟唱着,他忽然看见了一个一直照顾自己的姑娘走了过来。她会为他整理衣物,会给他最贴心的问候和关怀,她愿意为他洗衣做饭,为他忍耐一辈子平淡。


少年站在城门口把白色的风信子送给了那个姑娘。

姑娘说,城里的寒绯樱有幸与你同看过,足够。

挥了挥手,少年再没见过那个姑娘。


少年和光来到了第二个国度。

这个国度在一片紫罗兰中。国民没有恶意,却也无法适应外来者。一个女人说着恶意中伤少年的话,要求他们出去。光的精灵努力的恳求着女人收留他们继续旅途。少年知道女人曾经伤痕累累,如今才会满身是刺。他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温柔对待着他,女人逐渐对他们敞开心扉。

少年立在花海中吹奏了一首女人年轻时作的情歌。

女人说,谢谢你,愿你找到属于自己的歌。

浅浅的笑了,少年向女人告别。


少年和光来到了第三个国度。

金发的男孩扯了扯少年的袖子。他说,他一直都期待着少年来这里,他也要跟着少年。光的精灵看着少年一脸温柔的看着男孩,有些不开心,却只是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少年的眼睛里多了些不知名的情绪,却还是笑着亲了孩子的头顶。光的精灵匆匆的走到了一旁没有看他们。

少年牵起了精灵的手把谱好的乐章送给了男孩。

男孩问,你还要继续旅途吗?

少年看了眼精灵,差不多了。


少年和光回到了自己的国度。

少年把护身符给光的精灵带上,在光因惊讶而微微睁大唇上浅吻着。

“你愿意为我唱歌吗?”




二宫合上了书,揉了揉怀里人金黄的发
“sho酱,故事结束了,该睡了哦。”

怀里的人不满的扭了扭身子,仰起头,杏眼里有些失落
“但是nino…后面呢?我还没听够。而且少年和光怎么样了?”


轻笑着在人脸颊上亲了亲
“后来光和少年生活在了一起,还要求少年每晚给他讲睡前故事这个结局好不好?”


Fin.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