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SA#温馨三十题


1-4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两人难得的假期,坐在快餐店里。安宁的午后,樱井翔压低了帽檐,继续专注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对着相叶雅纪偶尔抛出的问题点头应着。不经意一瞥,见人失落的模样要是真有副兔耳怕是都要垂到地上了,有些失笑,放下了报纸看着人。

相叶看见人放下了报纸,不知为何竟有些心虚,匆匆拿起手机盯着桌面看着,深呼吸抑制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

余光瞧见人递来的可乐,插好了两根吸管,下意识的凑过去,却老喝不到,只得再过去点,脸颊却措不及防的凑上了人的唇。

店里的暖气开的也太足了。

脸颊发烫的相叶雅纪如是想。


2、睡着的兔和他。
桌子上的佳肴尚且有些温热,盖着保鲜膜,是自己最喜欢的荞麦面。厨房的灯关了,卧室的亮着。

“我回来了。”

深夜回到家,脱下鞋子,没有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的声音迎接自己,寂静的空间里隐约听得见呼吸声,自己的出现着实突兀。

看着平日一向闹腾的大兔子和小兔子安安静静的窝在沙发里。有些好笑,却也有些心疼。小心翼翼的把小兔子放回窝里,一把抱起大兔子,准备把人扛回卧室。

“唔…sho酱你回来啦。”揉了揉眼睛“桌上的菜我刚刚热好哦,不吃吗?”

“吃你。”

3、迟到五分钟。
“爱拔酱——起床了哦—”

毛茸茸的脑袋从被子里冒出来,相叶微微睁开的眼里本就不算宽阔的视野这下直接被阻挡。樱井有些不满的抓住人的肩膀试图把人抓起来。

“已经八…唔?!”

被人摁在怀里禁锢住动作,不敢喘大气,被温柔的青竹气息催的昏昏欲睡

“……!啊啊啊啊已经八点零五分啦sho酱你干嘛不叫我!!!”

“分明是我叫了你不起!!!诶等等那个袜子是我的!那条领带还没洗呢!”

“那也不看看是谁害的……”

末子看了看两人穿错的袜子和无精打采的扶着腰的相叶雅纪,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想知道。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狭小的试衣间,昏黄的灯光将人姣好的身材晕染的越发性感。玩心大起的捏了捏人腰间的软肉。

“唔啊?!sho酱你干嘛啦…”

皱起眉泪眼汪汪的看着那个还一脸笑意的罪魁祸首。看的入神,却被人突然欺身压在了镜子上。

从背后传来的冰凉触感,温热的吐息,将气氛染的越发暧昧。紧张的闭上眼睛,却被人掀起刘海仅仅在额上蜻蜓点水一般的留下吻。

睁开眼看见人的笑意越发深邃。
“你刚刚在期待什么?”

“sho酱又欺负我…”

大兔子爱拔刚刚究竟在想什么呢?

哎呀我也不知道呢(*/ω\*)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