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SA#扭曲(真.短篇)



长间隔为换人物自述,所以看起来有点乱x


病态黑化有 慎




“樱井翔…你就是个人渣。”

被唤的人闻言轻笑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未松开,反而掐的更紧。一向沉稳而平静嗓音此刻因自己而充满了惶恐和不安,想到这点,便越发忍不住想要将人弄坏的心情。

“你不是就很受用,嗯?”

哑着嗓子,在人的耳畔呢喃着。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相叶雅纪有些出神的想。他记起了小时候出车祸了父母在事故中死去,自己身体并无大碍,却留下了后遗症,只有樱井翔还愿意来见自己。

再大了点,其他人或多或少用异样的目光或言语投向自己。曾经多少人围在自己身旁,现在却只能独自坐在病房中无力的破坏掉一切。

全部…全部破坏掉。全部坏掉了。









是他

他温柔的握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放松。
他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为他敌对世界。

也只有他。

其实狂躁症的病期很短,愿意接受并配合治疗,几乎不用很久便能够改善,恢复正常状态。

可这样他就会走了。

我不要。我要他永远在我身边。永远。





他还是坚持每日上演着同样的戏码,在自己端来水杯时被摔掉,只得小心翼翼的捡起,听对方问爱不爱自己。

自然很配合,每日每日的都不厌其烦的回答,爱呀,这是当然的了。我永远爱你。


然后看着他笑眯眯的装作喝掉水和护士递来的药,说着,我知道啊,我知道你最爱我了。

然后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吐掉。

我好了,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某天他发现了,我心里一惊,他质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笑了,告诉他我很好,什么病都没有,真的。

他很生气告诉我不可以不吃药,所以我让他一口一口喂我吃了,还被他说像他家养的仓鼠,好开心。


他说我生病了,我不开心,明明我什么病都没有,因为我记得他的名字,他的一切,再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了,这不对吗?

我偷偷看了他的日记,第一写着他的名字,第二页开始记录,可是每天都只有一句话,我有些不安。

『今天我认识了一个人,他对我很好,很温柔。』

啊啊…是谁呢,这样的语气,我有点嫉妒了呢。

『对不起,没有陪你们一起去天堂。』

这样的他 也很令人心疼吧。

『哪怕生病了的我,他还愿意来见我。他果然是爱我的。』

到底是谁呢?

『我知道一切,可我爱他。』

……。

我笑了笑合上了日记。



看了看身后的人。
“早上好哦爱拔桑。今天也要记得按时吃药。”



Fin.






稍微解释一下。
病情轻的是樱井翔(狂躁症和双重人格xxx)想要留住相叶雅纪,真正有病的是相叶雅纪(被爱妄想 日记那段)xxxx,脑内妄想了一场车祸杀死了父母,让樱井翔照顾自己,

相叶雅纪因为陷入妄想所以不愿和人接触,樱井翔则主动接近他。

后来樱井翔的表现让相叶雅纪(自以为没问题)以为是樱井翔心理有问题所以原谅了他的『过错』准备与他重新面对新的人生。

然后在sho酱推到爱拔拔的时候爱拔再次陷入妄想,妄想是sho酱策划了这场车祸,然后才会有开头的那句话。

樱井翔病好了 但是相叶雅纪以为还没好 每天监督他吃药 实际上是樱井翔监督相叶雅纪吃药

想表达的没表达出来orz明儿补偿一篇甜的AS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