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翔润#囚系循环



蒙蔽住双眼的黑布被扯开,突然被灌进的刺眼光线让自己好一阵无法适应。

『是在梦中…还是回忆?』

想要起身,手腕上冰冷的锁链限制住自己的行动,撕扯到伤口传来的微痛让自己越发清醒。


凑上来的身体,从唇瓣上传来的温热触感,乖巧的敞开双唇,交缠的舌尖,渡给了自己苦涩微甜的液体。未能完全吞进的液体从嘴角渗出,依依不舍的分开双唇拉出一条银丝。

“早上好哦,ma酱。”






班里新转来了个女生,跟樱井老师同姓,就连长相也十分相似。

“大家好,我叫樱井舞。”

有着与樱井翔一样令人着迷的声音,仅仅是一句问好,配合着拿捏得恰到好处的甜美微笑,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目光。

“樱井同学,你就坐在松本同学旁边的空位吧。”

闻言,松本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瞬间即转变成了不耐烦。很果断的拒绝了。
“我拒绝。”

樱井翔的眼里是化不开的情绪,直勾勾的盯着松本润,让松本润有些不自在,说出来的话却让松本润更加不爽。

“樱井同学不用理他,你坐在那里就好。”

“松本君,以后请多指教了。”樱井舞自说自话地坐了下来,简单的客套后拿出书准备开始上课。


樱井舞确实很像樱井翔,各种意味上的,骨子里的傲气与当年尚未敛去锋芒的樱井翔如出一辙。

樱井翔也经常对着松本润调侃着说如果我是同学大概和她也会很合拍吧。

对此松本润总是嗤之以鼻,但从此也会多看樱井舞两眼,记住她与樱井翔的不同,然后在下次樱井翔提起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发现的一般打断樱井翔的话。

说起松本润和樱井翔的关系,其实着实奇怪。

算不上恋人,双方从未告白过也从没提出交往,亦或表示出吃醋。

而作为朋友,应该是不会在无人的地方十指紧扣,或是松本润被樱井翔趁机偷吻时却不推开。

更像是一种老夫老妻的关系,从不缺少细节上的浪漫,可平淡的爱意几乎让人偶尔想起时,变得难以察觉而不安。

其实松本润一直在期待着什么,可悠哉的樱井翔让他几近失控。他开始越发想念那张与樱井翔同样的面孔,他从未无视过那人眼里好不掩饰的爱意。



雨点舞动的巴士站,告别后,松本润有些依依不舍的轻轻牵起樱井舞的手。

“怎么啦,松本君?”

依旧是甜美而自信的笑容。松本润将舞一把抱进怀里,抚摸着如绸缎一样的发丝,旁若无人的亲吻着。长到几乎无法呼吸的时间后,舞才推开松本润。

“好啦,明天见。”



松本润失踪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樱井舞眼神里满是惊讶,瞬间红了眼眶。第二天上课时,眼睛还是肿的像个桃子一样。





回过神来时身体里的燥热让自己难耐到不行,无法挣脱的镣铐和专属与那人的印记让自己被恐惧包围,费力地吞咽着翻涌而上的恐慌,无法控制的欲望因忍耐而颤抖。

皮鞋叩击地面的声音从远至近,不知为何,竟让自己安心了些。

修长而柔软的指尖将衣物卷起,每一寸被触碰的地方都泛起诱人的红晕。尚在恍神之间,下一秒直接刺入骨髓的冰冷甘甜,意识也逐渐模糊。

一直被厮磨着的那点,已完全无法去思考究竟是身处地狱还是天堂。无论怎样哭喊和求饶也只会招来更加残忍的虐待。可仅仅这样想着,身体却违背意愿的越发兴奋起来。

被下药了么…真是卑鄙的手段。

索性沉溺在那爱欲中,一起堕落。


轻柔解开的镣铐,被拥入怀中。恶狠狠的咬了口人的肩膀
“连下药都想的出来,呵,樱井你有什么资格当老师?”

“诶?ma酱再说什么呢?那个只是普通的胃药哦。”







“谢谢你……不过,舞你还真是像个恶魔。说着喜欢樱井翔居然还准备一声不吭的引出他的阴暗面。”


“诶?我真的是太喜欢樱井老师了才想让他得到幸福的嘛~再说了,想出这个计划的松本君才是真正的恶魔对吧♡”

Fin.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