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磁石#双生花(中)

j禁

明明说好一起的 是你。

当樱井满怀期望的向二宫伸出手,希望得到回应,迎来的却只是如同初见般小心翼翼的目光。

心里那小小的,一点点期待的心思,扎根发芽,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虽然确实知道是自己不对,可是不知为什么,莫名的固执着想要让人记起来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樱”

或许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抑或是太过清晰的头脑不愿相信二宫会喜欢自己而反复的确认。
大概就好像服务员在客人来时明明看到了是两个人却还是要再问一下的那种确认。至少在樱井翔眼里看来这是道很重要的步骤。

早知二宫已经把那个“樱”忘到了天边,眼前只剩下自己,索性跟他保持距离,有意无意的与他人亲密着,始终无视他的爱意。

这下轮到二宫懊恼起来。他不相信樱井看不清自己眼底的情绪,只是却又逃避似的将它归结为樱井的感情迟钝。

于是他为了报复般 采用了一种最极端的方式。

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着人十分温柔,悄无声息地渗进人的生活,了解樱井所有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习惯。让人习惯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温柔。

每日帮人梳理的头发,在耳畔暧昧的温热吐息,递给人花枝时故意触碰的指尖,以朋友为借口同床而眠,只展现给对方的亲昵……轻笑着喊着sho酱看着对方红了耳尖

然后像人间蒸发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开。

如他所意料,樱井开始慌张的满城找他,明知没有结果。毕竟只要是他自己想躲着,便肯定是找不到的。去二宫家,也只会被人拦下。可守着最后的倔强似得,没日没夜的找着。

或许真的就像某人所说,他们俩如双生花。相爱相杀。

又或许,他们俩本就不是一类人。

樱井选择了借酒消愁。其实他很少喝酒,除了平常遇到客户会小酌两杯,自己一向是不喝的。

偶尔看到二宫会喝上几杯也跟着学,稍显苦涩的味道喉咙深处化开,便一脸纠结的看着,然后心满意足的看着二宫把自己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间接接吻呢。』如恋爱中的少女那般,对方的一举一动牵动着自己的心。在意着自以为对方不会在意的小事。

夜色正浓,凉风透过衣裳,吹得自己有些凉飕飕的。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望着人潮流动的街市,不知怎么,又想起当初他们初见了,再看看现在,不免自嘲。大概不是谁的错,只是谁都不愿捅破这层纸。
樱井也曾想过,找不到二宫,自己要怎么办,找到了,又该说什么?
自己本就没立场束缚他…吗?

本应就当服务员看见了,明知故问罢了。


二宫记得那年的狐面樱 樱井记得那月的二宫少爷
只是恰好错过 只是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回不去的

我都懂,全部。
可感情又岂是说放就放得下的?


『再给我一次机会』樱井抿了一口清酒 向下望去

『这次我不会错过』二宫握紧了手中的花枝 抬头

四目相对

tbc.
下篇完(dun)结(rou)吧
看自己的文设定好乱的感觉x……稍稍理一下(?)
sho酱与别人亲密什么的 大概是还没开始就被nino搅黄了xxd
sho因为很没安全感所以有点钻牛角尖啦x
偏偏nino还不是那种喜欢打直球的 总之这两个傲娇就错过了x
其实这里简化了很多啦 想写那种因为现实种种因素两个人没法在一起 察觉到对方根本无法割舍最后才后悔
因为想写的太多太多反而将它归结于傲娇了xxd
然后呢 这个吧 po想看he 所以硬是给两人遇上了
cp定义大概成y2y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