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磁石#双生花(上?)

(其实写下来也并不知道跟双生花有啥关系)

传说有一种花叫双生花,一株二艳,并蒂双花。
他们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却也互相争抢,斗争不止。
他们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亡。
直到最后,他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亡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而在一方即将枯萎之时,他们将用尽最后的力气扭转茎叶,相拥而死去。

而要说当代的花,想必,便是樱井家的当家,樱井翔了吧。二宫漫不经心的摆弄着眼前的插花想着。
樱井翔,如刚刚二宫所想的,赫赫有名的樱井家本就是商业大家,涉及方面颇广,自从樱井翔继承后更是声名鹊起。
而二宫家则与樱井家世代交好,经济商业和政治都各有来往,两位当家自然是从小就认识。
世人皆知二宫家和樱井家的小少爷从小就要好的不得了,当然,这只是表面上。实际上,暗地里两家内地则是互相攀比。
而两位小少爷则是毫不知情。
自无意间跟随长辈前往樱井家拜访,见到比自己稍大些的樱井露出无奈而宠溺的脸庞微微俯身用手掌抚着自己头发,一边安慰因为不小心被荆棘刮伤而疼得掉眼泪的自己,一边帮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心想着这人真的非常非常的温柔呢。
不自觉勾起了嘴角,他大概就觉得,这辈子,怕是永远要缠上这人了。
其实那不是初遇,更早些的时候,有次樱井家和二宫家联合举办的烟火大会上,二宫穿着繁华的和服,迈着小小的步子。人潮拥挤,牵着大人的手,却不知何时被人群冲散。反应过来时已经在一个无人注意的地方,因为害怕而偷偷啜泣着
“哟,这不是二宫家的小少爷吗?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偷偷的哭?”
穿着简便浴衣,脸被狐面遮住的樱井翔用不羁的声音略带嘲讽意味的笑道。
抹了抹眼泪,不服输的用软糯的声音吼道
“哼,我才没有哭呢!”
很明显这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二宫自然不知道眼前的就是樱井家的少爷,打量了一下人廉价的浴衣,定了定神
“你带我去找个最合适看烟花的地方,我请你吃苹果糖,怎么样?”
樱井本来只准备开个玩笑便带二宫离开,没想到二宫却自己提出了个更好的建议,弯了弯眼眸点头应道“好!”仿佛真的只是个普通贫穷家里的孩子似得。
樱井先带着二宫去买了糖,一回头却发现二宫又不见了,拿着糖急匆匆的去找人,只见二宫又似刚刚那般,一个人站在空地,只是不再哭泣,好像在等着谁一般。樱井不禁失笑。
见人完全没有察觉,悄悄的站在人身后,凑近耳畔温热的吐息搔痒着二宫的耳廓,学着人软糯的声音,撒娇似得叫道“二宫小少爷~”
话一出口,二宫猛地一回头,鼻尖蹭着鼻尖,狐面下露出的棕色眼眸倒映着二宫的模样。二宫顿时脸都红透了,樱井也急匆匆的将苹果糖挡在自己面前,似乎忘了自己带着狐面压根看不见脸一事。
一路沉默,尴尬的气氛总算随着夜风散去了些,樱井右手十指相扣着二宫的左手,美其名曰防止被人群再次冲走。二宫倒也不拒绝,只是默默的啃着苹果糖,看着樱井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好似仓鼠,戳了戳人的脸颊暗自叹了一句
『果然是穷人家的孩子。』
樱井爬上树,樱井坐在枝头见小少爷上不来,好不掩饰的大笑,这倒激起了二宫的别扭,嚷嚷着不上去看烟花了。樱井只得无奈的把人拉上树。
正值深秋,晚风正凉,只是两人坐在枝头,心中都莫名燥热。
“要开始了呢”
二宫话音未落,一声巨响,光影从眼前略过,随即在漆黑的夜里绽放出缭乱百花。两人扣紧的十指早已松开,只是樱井的手抓着树枝,而二宫的手则有一下没一下的搭着。烟花的声响很大,湮没人声喧嚣。树影婆娑,樱井只是转头看了眼二宫,琥珀色的眼眸倒映出灿烂烟火,便再离不开了。小小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听大人说了,便趁着烟花的声响吼了句
“二宫和也我喜欢你!从刚见到你就喜欢你!”
二宫没听清,樱井也料到了,只是撇开二宫的苹果糖,在人甜腻的唇上蜻蜓点水似得留下一个吻。然后勾起比那下弦月还要弯的唇。
当机,二宫觉得这个词形容现在的他再适合不过了
他只觉得好像烟花停了,只剩下眼前人稚嫩的嗓音,又说了一遍镌刻在心上的话,
“我喜欢你。”

二宫是怎么离开的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只知道,那带着狐面的小孩子站在一棵枯萎的樱花树下,明明树上一株花都没有,可他取下面具的那一刻,逆着绚烂烟火的光,满树,不,满山的樱花,好像全部都开了。
稚嫩的脸庞和约定,眉眼间是笑意。
“呐,二宫,下次就在这棵樱花树下再见怎么样?我的名字啊,叫樱。”
樱井还抱着玩味的心态,并没有告诉二宫自己的真名,只是期待着,期待着二宫会来找自己。
明明是那样玩味的约定,不羁的笑容,二宫却郑重的点了点头,仿佛深深刻在脑中的那般郑重。
“我会来见你的哦,一定会的。所以樱一定要等我。”


只是谁都没料到,最先忘记一切的,却是二宫。

tbc.




不知道有没有下系列 以及he还是be看心情x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