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影日#笨蛋夫夫的同居生活


交往同居中
姑且算是之前那篇的后续吧 十年后?



影山归家的时候、日向倒在沙发里睡着了。他转身进了浴室冲了一把就出来,肩上搭着浴巾,叹了口气单手直接捞着沙发上的人腰起来。

“…飞雄?你回来了啊。”

“不是和你说了晚上等不到我就回房睡?要着凉的,呆子。”

两个人步入二十代以后就很少以那种极富有“个性”
的争吵式昵称来表达亲昵。偶尔睡迷糊、日向也会唤影山的名,更少的时候、影山就不再喊日向“白痴、呆子”一类的、多半是日向又做了坏事。

闻言,正忙着揉眼角的日向忽然一下子笑出来,搞得影山不知所措。

“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的我和影山哦。”

“那个时候啊…就觉得、影山像是我的翅膀一样的…呼哇的、翅膀就会长出来、然后我就能够飞得很高——”

影山的记忆随着日向青春期时标志性的奇怪语气词被迫回溯,不可置否、他也曾怀念那个时代。像是器材室里交换的、汗味的吻。他摇了摇头。

“哈?你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嗯…开玩笑的啦,现在的我们也很好。”

日向被算不上温柔地丢在了床上,脑子里晕晕乎乎地被填满了“影山飞雄”这个名字,笑意怎么看怎么犯傻。影山则是跟着将人用被子裹好,无奈地用掌心抚摸人的头顶。

“对了……!欢迎回家、影山!”

“快睡吧。…我回来了。”


影山将轻柔的吻落在日向的发顶,躺在恋人的身侧,久久不能入睡。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喃喃了几句,右手被日向十指紧扣着,手腕处的脉动沉缓、自己的快速些、渐渐的就同步了。于是浅笑了出声,跟着沉沉睡去。



他那时以为自己是他脊背上破开的一双翅膀、非要两个人都痛到脊髓,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疤才好。后来才知道、他应该是血液一类的,淌过了心脏。

——这辈子、都得和那家伙纠缠在一起了。


Fin.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