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胜出#幸运能量守恒定律



*给一个小傻子(划掉)杞芽的贺文

*糖块

最后一小时…算是赶上了,生日快乐。







绿谷睡着了。


梦里是幼时的盛夏。他还没觉醒个性,只是倚着溪边的大石头,双手托腮,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爆豪胜己的手里边儿炸出一朵朵小火花。
然后弯了眸、挤满了毫不掩饰的光彩和憧憬,熠熠生辉的。

“小胜的个性真帅气啊……!!!”


风将窗子吹开,呼呼地灌进来。
他在睡梦里蜷缩起身子,又往沙发里窝了些。




那是交往第一天的事情。爆豪生病了。

因为前一夜固执地带着自己去看流星雨、结果回来骑车的路上着了凉——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总之、索性感冒得不算严重。

吃了药就守在爆豪身边、趴在床上凝视着恋人的睡颜。

爆豪皱着眉、嘴里喃喃着炸了你一类的话。哑然失笑,凑上去吻了吻人的嘴角。

然后自己的体温便陡然上升,望了眼镜子、绿谷木讷地捂住自己的脸颊。活像一只煮章鱼,他想。




“废久你不是也感冒了吗????!咳…快给老子滚回床上待着!!!”

“诶嘿嘿…因为、因为想让小胜醒来的第一时间看到我嘛。”





绿谷几乎快要被冷醒了,他打了个冷颤,在沙发的凹陷里窸窸窣窣寻找温暖。

直到一层飘飘的东西盖在自己身上,恍惚在云海里畅游。他继续向前摸索、抱住一个高热的、柔软的一块抱枕,用臂弯紧紧锁住。仿佛自己是一块腻人的棉花糖、浸泡在腾着热气的咖啡里,

一点一点被溶解,糖分漾开来,成为咖啡的一部分。




最终还是辗转地醒来了。

揉揉眼角、绿谷觉得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有些麻、近乎快没有知觉,只有指尖传来的滑腻触觉和高温,证明着手的存在。


好吧、他现在明白了。


恋人的脸颊泛着红。自己则环住他的腰,依偎在他怀里,若是抬头便能吻上他的喉结和脖颈——在以前看来几率为零的事情发生了。

这让绿谷觉得惶恐。

你听过幸运能量守恒定律吗?总而言之、运气如果提前用光的话,不幸就会接踵而至。


“醒了…?给你煮了点粥,等会给老子全部喝完了接着睡。”

绿谷失神地点点头,将手从人腰上松开。爆豪则离开了被窝,随手套了件围裙去热粥,是绿谷挑的最普通的那种。走前还不忘给人掖了掖被角,这让绿谷有些难耐。

他用炽热的目光扫过爆豪手臂麦色而优美的弧度,和因为不好好系裤子而隐约露出来的翘臀,支支吾吾地小声

“小胜…那、那个…腰…”

“要?”

爆豪拿着锅勺侧目凝视绿谷,没有过太久就把火关上,放下锅勺朝绿谷走来。

“我…也想你在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看见的是老子。不行?”

爆豪扣住绿谷的后脑勺,攥住了绿发、几乎是有些凶恶的迫人仰起头来和自己接吻。绿谷有些发烧、本就高温的口腔被同样高热的舌侵略、不给反抗和挣扎余地夺走空气。被舔舐的上颚让他几乎要哭出来。

“妈的…你倒是想起来呼吸啊、废久。”


事后绿谷并没有向爆豪解释他到底说了什么。
这样也不错,绿谷对着镜子看着微微肿胀的唇瓣,傻傻地笑。




“小胜、你听过幸运能量守恒定律吗?”

爆豪胜己狐疑地看着眼前紧张且瑟瑟发抖的绿谷,撇了撇嘴。

“听过,干什么。”

绿谷的汗珠从鬓角滴落,落在瓷砖上发出细微的声响。我准备好了,他告诉自己。

“额…唔……总之、能遇见小胜你是我最大的——”



“放屁。”


“他妈的…遇见老子算你这辈子最大的不幸。”

“所以剩下的日子,给我幸福地活下去。”






Fin.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