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胜出#如果我不曾听见你的爱

*八字还没一撇这样的感觉

*依旧是不甜你打我





『如果我不曾听见你的爱.』

『那么、』





*

绿谷中了一种个性

——他现在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他仍旧看得见、可是又似乎所有的事物都蒙上一层薄雾,他将这这种莫名的感觉归结于在病床上躺了太久。同样的理由、才导致从病床上下来的时候险些跌掉,好在被一直守在自己枕边的自己幼驯染又拉了回来。

“小胜!”

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是那一定是雀跃的、有点不着调的,他想。

然后下一秒就实实在在地挨了一拳,痛得脑袋嗡嗡响,噢、或许没有,应该是幻听了。他现在可听不见呢。

他才注意到现在是深夜(多亏了窗口投进的月光 同时这让他觉得有些凉幽幽的),懊恼于刚刚没有注意就大吼,垂下头去陷入碎碎念状态。想必是把爆豪吓醒了才会被打的。笃定了自己这个想法的绿谷又点了点头,小声地对着爆豪说了句对不起。

这会又轮到爆豪神色不自然了,绿谷看见他皱着眉说了什么,薄唇快速开合,大概是又在说教自己了,虽然一句也不懂,绿谷却还傻兮兮地笑起来。

他知道,那是爆豪担心自己却又说不出什么好话的时候。虽然听不见爆豪的声音让他觉得有些惋惜,却也并未放在心上。




爆豪又在绿谷头上狠狠敲了敲,这个举动让绿谷觉得晕晕的。


『废久你现在完全听不见了?』


爆豪才看到护士放在床头的纸笔,唰唰几笔写下几个大字。


“这各时候可以把称呼忽略掉啦小升…好好、好,我知道 rang你叫就是了。嗯…没必要鞋字,唇语的话、漫一点沃也是听的……”


『闭嘴,废久你现在说话的音调奇怪的要死。』








此刻、什么都听不见的不安才真正涌了上来。像是被时间的洪流冲刷一切、他麻木地看着窗外的月亮、他听不见时钟滴答的声音。他被迫凝视时间,看着交替的日月,靠光影来分辨。他听不见小胜喊自己废久,听不见欧鲁迈特喊自己绿谷少年…

被剥夺了听见所爱之人笑声的权利,也再无法靠自己的耳朵发现谁躲在暗处哭泣。



这种落寞让他恐惧。



恐惧也不仅仅如此、被迫缄默的绿谷想伸手去抓住爆豪的衣角,明明是咫尺之距、指尖与爆豪的空档让他几乎要难过地哭泣。他僵着身子,又往前凑了凑才摸到爆豪。他察觉到自己的平衡感已经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别说英雄了,不给小胜添麻烦就不错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绿谷眼眶盈满了泪,最终无声的滚落下来。




他啜泣的声音一定很难听,不然的话、

爆豪怎么会为了堵住自己的声音而吻了上来?









他在模糊的眼眶里看见爆豪对自己说了些什么
绿谷勉强才读懂


“Color…Colorful?”




爆豪再次用纸板狠狠地拍了一下绿谷的头。
『废久你给好好休息去!快点让这个个性解除啊,妈的、烦死了。』



绿谷有些庆幸是在黑夜了,自己脸上的高温、比爆豪手心的温度还要高些也说不定,简直要炸开了一样。
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并且暗自唾弃着自己的故作懵懂



『因为小胜的手,比太阳或许、还要那么温暖些呢。』


绿谷最终还是清了清嗓子,让他听上去不太怪异。

“Me too.”








『如果你不曾听见我的爱』


『那我会竭尽全力奔跑到你身边 比世界上谁都更加用力地抱紧你 然后说』

『不要担心、我还在,』


『爱也会在。』


Fin.







八百万科普小课堂:“colorful唇语同 I love you.”










lof主今天比较丧、所以第一版是刀,
想了想回去改了改,改成了糖,
不太满意,变成了半刀半糖,
最后思来想去还是搞了个甜饼,希望你们喜欢。


喜欢的话请点小红心/小蓝手

留评论我也会很开心的!

晚安。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