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胜出#烟花、私奔和幼驯染

*对lof主来说,难得不搞笑的一篇胜出

*所以ooc/…

*不甜你打我




绿谷坐在书桌前,笔记本放着欧鲁迈特的视频,他却将视线移向了窗外——皎洁的月、被云雾包裹着。无意义地咬着指甲,发出些许声响,夹杂在欧鲁迈特的笑声中,才让这件屋子不显得太过冷清。


啪。


金色的、明亮的烟花在比月稍低一点的地方绽开了。那样的颜色让绿谷想到了他的竹马,同样在那样高不可及的地方,让人移不开眼。于是绿谷又深深叹了口气。



想去看啊,月亮也好、烟花也好。
只是想和那个人一起,就好了。


“小胜……”


他并没有忘记早晨去邀请爆豪一起看烟花的情景,有些尴尬难堪。爆豪只是愣了一下,就走开了。他来不及看爆豪的表情,只有背影、有些莫名的焦躁,而绿谷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知道爆豪居高临下的表情仍旧一如既往毫不留情,只是自己比以往更加难过一些、只有自己,绿谷对自己强调到。


沉浸在思绪里的绿谷被一阵敲玻璃的声音唤回神,却一下子说不出话了——爆豪胜己身着灰蓝色的浴衣、右手袖口还有几只千纸鹤,一脸凶狠地敲着玻璃

“呜哇!!!”

绿谷被吓得直接从椅子上仰了过去,艰难地爬起来后才隐约听见爆豪在说些什么

“废久你叫个屁?你快给老子开门啊?!!”

手忙脚乱地打开玻璃,嘟嚷着让爆豪下次别再从玻璃这边进来的话,却又因为爆豪的一个眼神又默默闭上嘴


“早上不是约好了去看烟花大会吗?老子换好衣服这么久,敢情废久你他妈耍我???”

爆豪右手揪着绿谷的领子,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小胜……不、不是的…啊、因为我没有浴衣才…!”

绿谷一时半刻却怎么也想不到好的理由,只得胡乱地扯了个谎决定敷衍过去,下一秒就被一片灰蓝色遮住眼帘。

“这是废久你的。妈的、快点换,不然来不及看烟花了。”

绿谷如小鸡啄米般点点头,手足无措地几次都把浴衣穿错,爆豪实在看不下去又伸手帮忙,还冲着绿谷吼了句闭嘴。




“感觉、像是要私奔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一样呢。”绿谷低头看着忙于给自己系腰带的爆豪,忍不住压着嗓子低笑起来。爆豪抬头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一个使劲儿愤愤地将腰带系到了最紧

“等、等等,太紧了小胜…你别捉弄我啦。”

爆豪松开环在绿谷腰间的手,没好气地道

“是废久你一个人在那自顾自地说傻话吧,好了,绑好了。”


清风裹着缱绻的云,卷着难以言语的味道,扬起了窗帘的布。皓月当空,烟火的尘埃弥漫在风里。


绿谷打算推开房门,从正门去烟花大会的时候,却被牵住了手,拉到了窗边。


“罗密欧来接朱丽叶的时候,才不会从正门走啊,废久。”

爆豪翻出窗外,稳稳地落在阳台上,朝绿谷伸出手,随后紧紧抓住,挑起眉张扬地笑



“今夜不是罗密欧和朱丽叶。是爆豪胜己和绿谷废久。”





“做好跟我私奔的准备了吧。”







——我们的结局,才不是那种悲剧。



Fin.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