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JS#满月.(一)

之前那个被屏蔽了…用百度和谐器修改了一下(;´•ω•`)
再被屏蔽我就真的没话说/


架空世界观
R15描写有
主JS,回忆杀微微的OS有,注意

走、上车。



/
光洁柔软的腰圌肢,如水蛇一般扭动着。樱井翔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陷进松本润做好造型的头发,因为快圌感而不安地想要抓圌住什么,索性一下子揉乱。

于是塌下来的刘海遮住了那人好看的眉眼,反倒兀自懊恼起来,但是看着那人略带不爽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微笑

“你分心了。”

转瞬间,炽圌热的喘息交织在狭小的空间内,从樱井翔的位置只能看见他麦色的小臂、那优美的手臂线条,略带弧度的,紧贴着自己。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手掌,算不上温柔地覆上自己的手背,五指紧紧扣在自己的指缝间。

“呼…唔、再……再快…嗯……”

松本润又深入了些,俯身吻了吻樱井翔的后颈。樱井翔的碎发挠的他有些痒,可又不愿松开手将头发撩上去,便转战肩胛骨处,落下一个个细密的吻
——像被剪碎的阳光那样,破碎的、布满他恋人瘦弱的肩胛和背脊。带着人类唇圌瓣独有的、灼人的温度。

他还记得,他深深嫉妒过,那样肆无忌惮落在他恋人身上的阳光。


——“                 ”






“翔君你、总是这么心急。”


松本润穿着浴袍靠在浴圌室的门前。濡圌湿的头发全部梳过头顶,说不上生气还是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转眼间已经穿好西装的人。

“没办法、还有工作。明天早上我就会回来的,润你要早点睡啊,乖。”

松本润几乎是自觉地凑上去,给人系上一个完美的领带。闭上眼睛准备享受一个离别吻,却被摸了摸头

“别把我当做小孩子对待啊。”

樱井翔满意地看着浑身散发着香甜牛奶味儿的松本润,舌尖舔圌了舔唇圌瓣,将尖牙收了回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知道啦、我出门了——”


“路上平安——”

/

人的一生对于吸血鬼来说太过短暂了。只是眨眼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作为一个血统并不纯正的吸血鬼来说,樱井翔偶尔也会回忆起他尚且作为人类的一生。
或许是吸血鬼的生命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过冗长,也太过无趣,他更乐得于在自己逐渐变得冰冷不堪的脑子里寻找一些尚且留有温存的东西。

他得说、两个世纪前的世界,肯定没现在这么热。躲在空调房里,挑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昏睡过去,已经是他最大的享受了。

“我已经老了。”
“你只有二十几岁而已。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不和我走呢?你不跟我走,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樱井翔对于此刻眼前这个打扰自己睡眠的人类的死缠烂打不屑一顾,有倒头就睡的趋势。


“你走吧。我不懂得后悔。即使今夜我巴不得死掉,明天一早我又起来了。”


/
松本润其实并不想把恋人那对美丽的棕红色眼睛用领带遮住,但那过于澄澈的双眸总是将少年那些心头羞于出口的情话翻个底朝天。更何况,他能感觉到

恋人有读心术真的很辛苦呢,松本先生。

樱井翔也不总是使用这个能力的。只是乐于在松本润伏在他身上专心开拓时,修长的食指沿着松本润脖颈好看的弧度, 掠过上下滚动的喉结挑起他的下巴,凝视着对方。

“耳朵都要红透啦~”他这样揶揄着。

松本润则回馈以一个绵长的深吻,又在抽离的时候任由恋人像奶猫一般舔掉了拉扯的银丝,摆出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

于是两指不安分地伸进樱井翔温暖的口腔,模仿着欢圌爱时的动作,转动了几分又张开,两指抽圌插着,偶尔刮蹭到的贝齿也催生情圌欲。接着恶作剧似的将手指都抽圌出来,连带着一些津圌液,从恋人火热平坦的胸膛沿着平滑小腹向下,中途甚至还恶意的在柔软的粉红周遭打了个转便绕开,大胆地触摸着恋人的性/器。樱井翔只觉得痒得很,忍不住用小圌腿夹紧松本润精瘦的腰,偏生滑到不行,也只能毫无攻击性的蹭了蹭。松本润无奈用手掌拍了一把恋人丰圌腴的臀圌肉,下手不重,只是惩罚意味的留下一个转瞬即逝的浅红印记。

“翔君今天是不是有点兴奋过头了?”松本润的声音似乎有点哑,带着些微喘息声和酒精的气息扑在樱井翔耳畔。樱井翔索性顺着他的意,将头靠在松本润的肩膀,双手从对方的腋下穿过,环抱着恋人的脊背。伸出粉圌嫩的舌,先是舔shì着耳圌垂、随后含圌住,刻意将尖牙敛起,只是用柔软包裹,因为快圌感而从眼角渗出眼泪,眼尾泛着红,嘴都不能好好合上,为了不让津圌液就这样流淌下来,只好费劲地吮圌吸着。

松本润只觉得淫圌靡的水声就在耳畔被无限放大,憧憬了许久的恋人正在自己耳边为了诱圌惑自己而努力——单是这样的认知就让他觉得快要高/潮



“呼呼...好困啊。那我先睡了润君~”

“哈?”




/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樱井翔是被萨托西公爵抚养长大的。失去双亲后就被送到了镇里唯一的福利院。福利院的主人就是萨托西公爵,是个吸血鬼,因此镇里甚至有谣传公爵抚养这些孩子是为了作为食物。

才不是这样呢,他心想,公爵是国家认证的公务员,平时专门管理那些乱跑的吸血鬼,他平常都和我们一起吃饭的。

萨托西公爵会尽自己所能用最好的食物和衣服来照顾这些孩子,这些孩子大多都是妓女们送过来的。最开始是萨托西公爵在人类小镇上工作时捡到的一个孩子,就在那些焚烧垃圌圾的垃圌圾场,噢或者是脏水沟旁?樱井翔记不太清了。那孩子不太大,本就年幼加之营养不良更显得瘦弱,公爵把他接到了家宅好生照顾。从那天起,公爵便把自己的宅子改成了福利院。

“萨莎!吃饭前应该先祷告,你又忘了。”

“我知道了、樱井哥哥...”

樱井翔忙着给年幼的弟弟套上口水兜,回头瞪了一眼挥舞着刀叉的萨莎。
——开饭前的时刻真是太忙碌了。

“好了翔君、回位子吧,辛苦你了。”
“不不不、没事公爵,这是我应该做的。”
公爵用算不上温暖的手掌摸了摸樱井翔的头,不过吸血鬼没有体温这种事情樱井翔是从不会在意的,他甚至为此感到自豪

抚养他的可是有名的公爵大人呢。
“翔君真的让人很放心呢、交给翔君的事都能做好、对吧?”
于是樱井翔报以一个羞赫的微笑,点了点头,旋即飞快地跑回自己的位置坐下用餐。


多亏萨托西公爵的悉心照料,樱井翔成长为一个活泼可爱的兄长。
樱井翔有柔软的发丝、黑巧克力那样的,他不太爱护理,还格外喜欢戴大大的草帽,于是头发总是乱糟糟的——还带着和公爵一样的肥皂的味道。
樱井翔有修长的双圌腿,卡其色的背带裤,七分的,总是会露出一点点的小圌腿肚和脚踝,总是肆意的裸圌露在阳光下,可依旧如此苍白。


萨托西公爵在后来无尽漫长的黑暗里总是会想起,那个纤细脆弱的人类少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日子。那双不顾后果朝自己伸出的双手,手腕处的青筋,蜿蜒着、蜿蜒着,在白净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我最喜欢公爵了!”

那是个多么可爱而又可怕的少年,仅仅一句话而已,让自己波澜不惊的心忽然跳动起来——又或许并没有,他只是幻听了也说不定,可是他还是觉得一阵悸动。
像是沙漠里的绿洲。他渴望、在梦里都渴望着甘甜的雨露,愈是渴望另一方面又愈恐惧。
那是海市蜃楼吗,是吧。
若不是,也定不是属于自己的。


他深知他在黑暗里。而他的精灵、那个人类少年,总是惬意地享受着光明的恩赐、不是如此的话、他怎么会这样温暖、这样可爱呢?


若不是如此的话、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少年出现的时候,他看见阳光里的尘埃都在欢快地舞蹈?接着尘埃不慎落入少年忽闪的眼眸里,于是自己凑上去,轻轻地呼着气,连带着少年渗出的泪珠,将尘埃一并吹跑。

我也不过是一粒尘埃,公爵想。

在很早之前、比少年向自己伸出手的时候更早一点,他就像某粒细小的尘埃、沙砾,抑或其他的什么,总之跌跌撞撞地落入少年那噙着眼泪,含圌着万千星辰,熠熠生辉的眸里。




/
“剥夺了你作为【人类】的权利,我感到很抱歉。请原谅我、翔君。”

怀中人的体温在逐渐回暖,容颜却在快速衰老。意识到这件事的樱井翔将公爵的身体又抱紧了几分,脖颈处的伤口快速愈合,逐渐成为吸血鬼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血其实不太好喝,今天才发觉呢。不过翔君果然很甜~”

明月皎洁地不带一丝温度,晚风卷起残云,裹挟着樱井翔最讨厌的泥土味儿,吹动公爵额前银白的发。樱井翔在老人额前轻轻落下一吻,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用嘶哑的笑制止了
“智...”

“嘘——翔君、你瞧,今晚是满月。”

起风了。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