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All S#舞架家的御茶会议


温馨向.
吃糖、给我吃进去.





黄昏的余晖从白净的窗框挤进来,斑驳地投射在木质地板上,摸上去暖暖的。

脑子里的东西几乎搅作一团,抹去额上淌下的汗珠,紧贴着后颈的发恼人的痒,大口地喘着气。

——过度午睡的感觉实在算不上良好。

儿时记忆里的动画片不断在脑内扭曲地无尽回放,伴随着吵闹的笑声。令人不快、却又莫名的奇妙。



又回想起了刚和那群孩子被收留在一起的时候了。
自己和一郎本就在一家孤儿院,三郎、四郎和五郎是另一家转来的。在养父母去世后,明明自己并不是年纪最大的那个,却担起了“家主”一样的角色。

与其说家主,不如说像是唠叨的“妈妈”。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家里的弟弟们已经变得刻意和自己避开接触了。
比如每月第一个星期一午后的家族会议——总是没有准时到齐的。

自己却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管如何学习忙碌、如何劝说自己午睡,还是会在黄昏时分准时醒来。不免让二郎自嘲起来。






“没问题的哦,比谁都要温柔的【杏仁茶】。”
二郎捧着一杯温暖的咖啡,对着面前坐得笔直端正的男孩
“因为无论谁都不会再做出伤害别人的事了。”

二郎还是隐隐觉得有些头疼,一边发誓下次绝不过度午睡,一边忍不住索性开始回忆和弟弟们的相遇。


初遇的对话交织着现实,二郎努力地睁开眼睛,三块方糖从指尖滑落,咖啡飞溅,比阳光烘暖的木板更加灼人些。二郎却没由来的觉得,眼前推开门坐在自己面前的人似乎才是刚刚被阳光晒得浑身松软的样子,大大咧咧得散发着好闻的气息。


【这孩子、以前总嚷嚷着要带我去海底遗迹和古代鱼探险来着呢…】

“…你讨厌我了吗?”
当二郎捧着咖啡杯,敛眸不去看人这样问道的时候,【杏仁茶】却忽然站起来了。二郎下意识地想要抬头 ,那人温暖的手掌却抚上了自己的头顶,胡乱地揉着,用力之大甚至让二郎有种头要接近桌布的感觉。

被迫低下头,不知是不是错觉,听见了那人低低的、沙哑的笑声呢。









“大概是不来了吧?”二郎坐在有些老旧的座椅上,小腿不安分的晃着。啊、那个时候,孤儿院里的电视机里总放的是《猫和老鼠》吧?


“已经没问题了哦、叫人担心的叛逆模式的【柠檬糖】。”
二郎双手抱胸,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一副完全不听自己说话一脸冷漠的人,略带无奈地道
“嘛、因为无论谁都不会做陷害别人的事了。”

泛黄的记忆像是某种凶器,敲得二郎眼前一片黑,钝痛从后脑勺一阵一阵袭来。自顾自地将四块方糖放入眼前的咖啡咕噜咕噜搅拌着帮助溶解。他低着头,银匙轻触杯壁的声音听得让人心慌。眼前的人不出意料依旧淡定自若,食指和拇指间还捏着一块黄油曲奇。

【他啊、以前会挥舞着自己给他买的棒球手套,说要和坏掉了一只眼睛的机械人偶起舞呢。】


“你、讨厌我了吗?”

当二郎环抱着胸,故作不屑地这样问道的时候,【柠檬糖】从鼻子里浅哼着轻笑了一声。眉梢微微上挑,刚刚看都没看自己的浅琥珀色的眸终于对上了自己的,眼底满是无奈、抑或宠溺。薄唇开合貌似想说什么却又抿上了。










“嘛、不用担心了,纯洁的【蓝莓果酱】。”

二郎捧着咖啡,耸了耸肩膀,舒展开紧皱的眉,努力做出一个看上去不太严肃又不失威严的表情

“因为这里无论谁都不会咒怨憎恨彼此。”
却还是在这个小小孩噙着泪的大眼睛里败下阵,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哄着他。

这才几年的岁月,水灵灵的小男孩就变成了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的青春期叛逆少年。深邃的眉眼竟在自己眼皮底下趁着白驹过隙有了几分霸气,还总爱时不时顶撞自己。好生一幅要造反的模样,此时面对他便更是故作镇定的放入五颗方糖,绷着十二分精神才不输气场。


【这小子、明明以前还会拽着自己的衣角,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哭闹着和自己睡一个房间呢。】


“你讨厌我了……吗?”

二郎犹豫了不少时间才将末尾那个“吗”字补上。而当二郎端着茶托和咖啡杯,无所谓地耸着肩这样问道时,【蓝莓果酱】立刻露出了一副明了的、安心的表情后微笑着叹了口气,表情柔和下来。

或许从一开始他面对自己的时候就是这样随和的表情?仿佛在说“什么呀、只是这种事情吗。”松了口气的样子让二郎反倒心虚地低头抿了口咖啡,在人看不见的地方也弯起了嘴角。









“我啊、非常喜欢钓鱼、也非常喜欢二郎你哦。”
二郎看着从门后悄悄探出一个头,随即露出柔软微笑的一郎。
“所以不要再说什么我讨厌你的话了哦。”
二郎转过头来,一边放入六颗方糖,一边啜泣着。


“一郎!”【杏仁茶】看着放入这么多方糖的一郎,惊异地张大嘴,

“放这么多糖、对身体不好哦?”







所以得出结论,今天的舞架家还是一如既往地很喜欢二郎嘛。


Fin.






*代称【杏仁茶、柠檬糖、蓝莓果酱】猜对评论有奖






弟弟们在孤儿院可能不太受人待见?一直粘着二郎,长大后却独当一面了,二郎很开心,同时也觉得不安,这样。不知道我有没有写清楚,其实是想表达弟弟们以为二郎有什么重要的事一脸严肃的找自己,都赶回来。

结果发现只是有点寂寞【这个也很严重啦xxxd】
大概是一个空巢仓鼠呼唤弟弟们关爱自己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写完了才想起来貌似有看过写相同梗的太太?也不算相同梗吧就是情节大概有相似,但是抄袭是没有的…
ummm…如果有看过的gn提出还是觉得有雷同情节我会删掉的。






奖励是我的亲亲【因为没有别的可以给了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