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是莫扎特的C大調第十六鋼琴奏鳴曲。」



櫻井翔用尚且稚嫩的嗓音第一百遍糾正著面前看起來比自己稍年長的男孩。

不過對方總是會提出第一百零一遍的問題,他懊惱地想。







那是什麼時候?太模糊了,以至於櫻井翔不得不在每次回憶時,將記憶深處的一些情愫翻動。他得承認,上面早已布滿塵土,可是他的同學大野智——那位天天糾纏他的暗戀者、或許得改稱為明戀者。總是輕而易舉地觸到他的某根神經。

或許跟他的笑有關?搞不明白,那種柔軟的粘糊糊的笑,完全意味不明。



到底是什麼時候呢?三年級或者四年級?總之那個時候他需要厚坐墊才能使前臂與鋼琴保持水平。


夏日的的蟬音總是跟海灘上惱人的潮水一樣,擁簇著向你湧來,將櫻井翔整個的淹沒其中,突兀的錯音總能恰到好處的驅逐這樣的蟬音——櫻井翔只能聽見鋼琴老師苛刻的批評。


那個男孩兒是爬樹上來的。他還記得是桑葚樹,盛夏的時候結滿了紫紅的果,男孩偷偷地,揣著一兜的、用鹽水洗淨了的桑葚笑眯眯地遞給櫻井翔。

——翔的…很…呢、手也…。下次,做我的…吧?





我的手怎麼了?要我…做什麼?櫻井翔只覺得頭疼得厲害。




那個男孩不在的日子,偶爾會有嬉戲的孩子路過樓下。只覺得沒由來的委屈。


——怎麼都不行的話,還是放棄吧。

眼淚簌簌地滴在裸露出的膝蓋上了,灼熱、滾燙的,讓年幼的自己覺得恥辱。

——翔君…在哭呢?這樣的話…會變得…哦。



灼熱、滾燙的溫度湊過來了。
櫻井翔閉上了眼。






後來的櫻井翔恨透了那個夏天。

恨透了莫扎特,恨透了那個奪走自己初吻卻連名字都不告訴自己的混蛋。









依舊是後續+生賀…前文有興趣戳我主頁。
不過稍微甜回來了一點?
淮山、生日快樂.

7/18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