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啊、口腔潰瘍了…。

櫻井翔抑制不住想要去舔舐那處地方,疼得整個人蜷縮,簡直要忍不住尖叫。




那個人又來了。

——翔君、我喜歡…

——夠了。

為什麼要擺出一副委屈的樣子,受傷的從來不是你吧。
轉身離去的時候,瞥見那個女孩子上去安慰他了。大野智也只是低著頭,對那個女孩子故意湊上去的舉動視若無睹。





於是櫻井翔害怕咬到那個地方了。吃午飯的時候也好,睡覺的時候也好,都小心翼翼的避開了。

稍微舔一下沒問題的吧?


黃昏的時候,櫻井翔抱著畫材去美術室了。門口高過頭頂一點點的玻璃,不得不踮起腳來才能看見。他看見大野智坐在畫布前,那個女孩子在窗口下坐著。陽光稍微有點刺眼,他不得不眯起有點乾澀的眼睛。


——馬上就畫好了,不要急哦。




好痛、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看那個人,嘴上說喜歡我,卻讓我那麼難過。










前文我主页找 就前几天的 上电脑了贴链接


给我家小九写的生贺
生日快乐.

7/17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