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子

「生於江南,不盡似江南之柔荑。」
「識至淮北,不敢以有識者自居。」
A团翔右/轰胜出大三角/影月日/Drarry/绯色新

#可能是一个北方的睡前故事。
希望你看完会有个好梦,晚安。

那年的雪,在S先生的相冊裡靜靜地躺了很久。
街邊昏黃的燈光混著絨毛似的細碎的灰白在風中搖曳。
雪花肆意地漂泊,落在他的唇上。
從頭到腳的涼。


夢裡的鵝毛大雪總會壓滿枯木,曲折的枝葉向天空蔓延,往往望不見盡頭,萬籟俱寂。
晚上的九點整、是滿月。他會如約到从北方小鎮那頭數來的第125棵樹下等一隻小狐狸。
其實S先生不是總能算准的,大抵到了一百多棵時,他便會駐足。因為你仔細聽呀,那軟軟的腳掌踩在積滿雪的曠野,步伐不那麼快,慢慢的,足以讓S聽清楚了。毛絨絨的、火紅的尾巴,在雪夜里總是格外亮眼,也是S先生最喜歡的。
小狐狸會用那可愛的、討人喜歡的尾巴蹭蹭S先生的褲腳,於是S先生就會愉悅地把它抱起來。修長的、漂亮的手指摩挲著小狐狸的尾巴,再捏捏肉墊,小狐狸舒服得尾巴尖兒都在顫。
小狐狸親了親S先生的唇。
雪花還是洋洋灑灑的,碰巧落在S先生的唇上,然後悄悄融化了。

夢、總是毫無道理。


今年的雪來得格外晚,九點的時候,忽然飄起了雪。
S先生抬頭,唔、是滿月啊。
他數著从地鐵口出來的第125棵秋梧桐,然後步伐放緩了。他聽見了、似乎是在追幹什麼的、跑步的聲音。不太慢,但S先生還是認出來了。

“夢不總是毫無道理的,是不是?”
他的雙手抱緊了S先生的腰,哼哼了幾聲算是應答。

“我沒有好看的尾巴了。”
“我知道。”


“沒有軟軟的肉墊了。”
“我知道。”

“也沒有毛絨…”
“喜歡你。”

雪又大了,兜兜轉轉落在S先生的唇上
該融化了。



Fin.

评论
热度(13)